灰燼戰線:戰役行動/歸來

來自萌娘文庫
跳轉至: 導航搜索

手機遊戲《灰燼戰線》2023年9月12日戰役行動劇情:驟雨狂嵐。作者:餘燼組(Embers Studio)

灰燼戰線:戰役行動/噩夢的終結 ◀︎ 灰燼戰線:戰役行動/歸來 ▶︎ 灰燼戰線:戰役行動/光芒

…………
[一陣怪異的蠕動聲。]
模糊且異樣的身影:哦~出乎意料。
模糊且異樣的身影:……汝的內部……似乎連接著一些東西。
模糊且異樣的身影:一些並不存在在這裡,連吾也無法探知到的存在呢。
模糊且異樣的身影:有趣,實在太有趣了。
模糊且異樣的身影:吾所消耗掉的這數千年的時間和巨大的能量,就是為了在這一刻得到汝吧。
模糊且異樣的身影:啊~這大概就是汝輩所追求的那種感覺吧?
模糊且異樣的身影:叫什麼來著……
模糊且異樣的身影:哦哦!
模糊且異樣的身影:——“幸福”。
模糊且異樣的身影:至高無上的幸福!
代理人:…………
代理人:呃……
代理人:為什麼……
模糊且異樣的身影:有趣的問題。
模糊且異樣的身影:吾可以將這句話理解為,汝驚訝於吾為何存在於此。
模糊且異樣的身影:那麼解答是:吾可以將自身投射到任何一個位面……
模糊且異樣的身影:哪怕是這個時空的縫隙裡也可以。
模糊且異樣的身影:吾將自己分解成無數的碎片,穿過一個又一個位面的邊界,然後再花費數百年的時間重組……
模糊且異樣的身影:啊,不用擔心。吾依然是吾。
模糊且異樣的身影:吾也可以將這句話理解為,汝驚訝於自己為何存在於此。
模糊且異樣的身影:那麼解答是:汝在主物質界的外殼……嗯,汝輩稱為“身體”的那個部分已經破損不堪,不足以支撐汝的意識運轉了。
模糊且異樣的身影:啊,用汝等的詞語來說,汝大約、的確是已經“死掉”了呢。
模糊且異樣的身影:當吾下定決心還是想在最後一刻見見汝,這份心情,讓即使是吾這樣的存在,也經歷了巨大的苦難。
模糊且異樣的身影:最難的事情莫過於要把消散於主物質界裡,屬於你的那些意識碎片重新拼接回來……等等,汝還在聽嗎?
…………
[心跳。]
[心跳。心跳。]
[愈發劇烈的心跳。]

>>>>選項 嘗試反抗

[嘗試了反抗。]
………………
模糊且異樣的身影:[似乎感覺不到肢體的存在。]
模糊且異樣的身影:啊,抱歉抱歉,忘了給汝一個“形狀”了。
模糊且異樣的身影:汝輩可能不太習慣這種純粹的思維體式存在方式呢。
模糊且異樣的身影:稍等稍等呢。
模糊且異樣的身影:——嘿咻!
模糊且異樣的身影:再試試?

結晶王座:現在習慣了?
代理人:……
代理人:這裡是……?
結晶王座:某個被吾創造出來,位於虛空的狹小的半位面。
結晶王座:好處是沒有太多幹擾,可以毫無顧忌地拼接汝的碎片……這是一件非常精密的工作,吾可不希望有個黑洞啥的在旁邊……
結晶王座:汝也明白的吧?我記得汝曾經在拼裝火車玩具的時候,把零件掉到了花哨的地毯上……
代理人:……好吧……
代理人:那我是還活著?
結晶王座:雖然吾的身份不允許吾將自己作為簡單的復讀機使用,但為了汝可以破例。
…………
[她把剛才說過的話又說了一遍。並且這次著重強調了自己的辛苦的那一部分。]
…………
代理人:我明白了,非常感謝你為我所做的一切。
結晶王座:無妨,無妨。
代理人:……那麼,我能為你做什麼呢?
結晶王座:吾並對汝沒有什麼索求。
結晶王座:汝只要存在於此,讓吾得以觀測就可以了。
代理人:呃,那我需要在這裡留多久?
結晶王座:那當然是足夠汝思考的時間。
代理人:……思考……?
代理人: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
結晶王座:簡單地說,汝無需離開。
結晶王座:雖然並沒有什麼離開的可能性,但至少,在這裡汝是活著的。
代理人:……
代理人:你的意思是……我被困在這裡了?
結晶王座:困?
結晶王座:汝要這樣理解也未嘗不可。
結晶王座:但吾的建議是換個角度來看待這個狀況……
結晶王座:在這個半位面,汝和吾是同等的存在。
代理人:……我還能回去嗎?
結晶王座:回去?
結晶王座:哪裡?
結晶王座:你還有比這裡更好的歸宿嗎?
代理人:……回到……回到原本的那個……?
…………
[她微微地偏了偏頭。]
[向我投來非常複雜的眼神。]
結晶王座:不明白,為什麼希望回去?
代理人:……
代理人:我還有沒有做完的事情。
結晶王座:忘了那些毫無意義的瑣事吧。
結晶王座:汝可以在這裡,做到以前無法想象的偉業。
代理人:……聽起來,在這裡除了思考,我什麼都不能做。
結晶王座:那可是思考!
結晶王座:聽著,汝應當明白,思考可是這個宇宙最高級的力量!
結晶王座:吾在數億年的旅行中,遇到過無數的生命……祈求擁有著哪怕一瞬間的,思考的權利!
結晶王座:而在這裡,沒有宇宙的法則束縛,也沒有其他任何的生命存在,
結晶王座:汝甚至不需要嘗試睡眠!也不會陷入瘋狂!
結晶王座:只能保持永恆的清醒!
結晶王座:……汝能理解這意味著什麼嗎?
結晶王座:意味著在這個半位面,汝可以以純粹的思維體的方式存在!
結晶王座:意味著汝可以忽略時間、死亡、熵這些微不足道的力量!
結晶王座:汝還要索求什麼?
結晶王座:讓汝回到主物質界,回到那些混沌無常的瑣事之中?
結晶王座:汝的生命意義就是和那些卑微的下等生命不知疲倦地辯駁?
結晶王座:除了讓汝神經性地亢奮之外,這樣的行為,能為汝帶來什麼?
代理人:如果被困在這裡……
代理人:我會永遠地想念那些過去。
結晶王座:“永遠”。
結晶王座:汝等人類很喜歡提到的一個詞彙。
結晶王座:雖然吾認為汝輩的存在形式,並不可能支持你們在這個宇宙的規則下去了解它。
結晶王座:不過很巧,吾也不瞭解。
結晶王座:汝可以在這裡……慢慢地,和吾一起去領悟。
結晶王座:如何,這可是這個宇宙所誕生的百億年來,沒有任何生命有資格享受的奇蹟。
代理人:但是……
代理人:……我
代理人:……我想回去,我想回到那個房間裡。
代理人:重新以“代理人”的身份活著。
代理人:我想弄明白,自己到底是誰。
結晶王座:這種詭辯,連汝自身都無法說服。
代理人:我……
代理人:……我……
結晶王座:好吧。
結晶王座:試問,汝到底期待著什麼?
代理人:我想見“她們”。
結晶王座:…………
結晶王座:……………………
結晶王座:愚蠢。
結晶王座:但我知道你會這麼說。
代理人:我也知道你會這麼說。
結晶王座:汝無需承認。
結晶王座:這是汝等劣質的思考的必然結果。
結晶王座:吾無法處理汝輩這種……堪稱詛咒的愚蠢,這種惡劣至極的本性。
代理人:但是我……只是說出了我的真心的想法。
結晶王座:吾……到達並整理出來的這個……冷冽又溫和的半位面,被汝的愚蠢汙染了。
結晶王座:吾試圖修正修正自身的認知,過濾掉汝輩這些有機的……混亂不堪的邏輯,但是,吾失敗了。
結晶王座:汝愚蠢汙濁的語言已經侵入了吾的理智,讓吾無法思考。
結晶王座:吾的眼前浮現著汝的樣貌。
結晶王座:這讓吾感到……崩潰。
代理人:我明白。
代理人:我……我都明白。
結晶王座:汝什麼都不明白。
結晶王座:……為了這一刻,
結晶王座:吾打破了多少界限。
結晶王座:改寫了多少法則。
結晶王座:汝什麼都不明白。
代理人:我……我很感謝你。
結晶王座:……
代理人:……
結晶王座:……
結晶王座:無論如何嗎。
代理人:是的。
結晶王座:……
結晶王座:無論如何,都要回去見那些可愛造物嗎?
結晶王座:即使真相是,她們在遙遠的過去,無法改變的現在,永恆的未來,都並不屬於汝?
結晶王座:即使汝本已知曉,汝與她們……隔著連我也無法填充的——整整一個宇宙的距離?

>>>>選項 是的。

結晶王座:……離開這裡?
結晶王座:拋下吾?
結晶王座:……你要拋下吾嗎?
代理人:……
結晶王座:回答吾。

>>>>選項 ……我不知道。

結晶王座:學會思考,思考!冷酷地思考!人類!
結晶王座:汝要明白,吾在這個空間裡維持自我的每一秒,都需要消耗巨大的能量……
結晶王座:即使如此,吾也願意給你足夠的時間。
結晶王座:足夠的時間去思考!

>>>>選項 是的。
>>>>選項 ……我不知道。

代理人:……
代理人:這並不是我希望的。
(她的形狀,在我面前逐漸變得模糊、扭曲。)
(她開始漸漸地撕裂,露出內部,令人戰慄的……茫茫星空。)
……
(這一切不知持續了多久,她才漸漸地,漸漸地一點一點恢復形狀。)
(但看上去,虛弱又憂傷。)
結晶王座:……
結晶王座:…………
結晶王座:何等卑劣。
結晶王座:何等狡猾。
結晶王座:何等……不講道理。
結晶王座:…………
結晶王座:吾所閱讀的,汝輩所有的,歌頌“愛情”的文字……
結晶王座:都不曾告訴吾,它是如此的令人絕望。
代理人:……愛……情?
結晶王座:……不是說汝。
代理人:…………?
結晶王座:……
結晶王座:不過有一點,汝等的文字倒是有一致的表達。
代理人:…………
結晶王座:愛得更多的那一方,會輸得比較慘。
代理人:我……我很抱歉。
結晶王座:…………
結晶王座:想必汝已經有覺悟了吧。
結晶王座:先從結果來說,汝會回到那一刻……
結晶王座:在主物質界的,汝死去之前的那一刻。
結晶王座:一切都將被改寫,一切……
結晶王座:吾會抹消在這個半位面,汝長達千餘年的記憶。
結晶王座:當汝回到那一邊的那一刻,汝什麼都不會記得,也什麼都不會想起。
結晶王座:對現在的你來說,大概就是一瞬間。
代理人:這……聽起來很美好。
代理人:就這樣做吧。
代理人:我什麼時候能夠回去呢?
結晶王座:無需急躁,這個過程會持續很長時間。
代理人:很長……是多長?
結晶王座:……哈,哈,哈。
結晶王座:“復活”一個造物,是一個複雜而精密的過程。
結晶王座:這可不僅僅是往主物質界塞入一團粘稠的有機物那麼簡單。
結晶王座:吾要做的是,先將汝的意識凍結,然後拆成細小的碎屑……
結晶王座:再把它們一個一個地轉移到主物質界正確的座標,放到合適的……汝等口中叫“以太”……“原子”……“夸克”……唉,大致就是這樣的東西上面去……
結晶王座:最終它們可以相互契合,運行起來。
結晶王座:混沌……扭曲……無序……但終究,它們會重新構成汝。
結晶王座:——這是一個會持續數億年的過程……
代理人:………………
結晶王座:怎麼了?
代理人:………………
代理人:你說……多久?
結晶王座:數億年吧。
代理人:………………
代理人:這是……真的嗎?
結晶王座:嘖。
結晶王座:聽好了,那是以需要完整地扭轉因果所需要的能量——來換算的時間。
結晶王座:當然,如果只是為了滿足汝“回去”的要求,吾有無數種辦法可以曲解汝的願望。
結晶王座:吾可以簡單地將汝注入到一團不定型的物質,發射到某個虛空的裂縫裡去,讓汝像某些毫無價值的垃圾幻想書籍裡的角色一樣“轉生”成無法預料的東西。
結晶王座:或者吾也可以完全不用修改主物質界的法則,哪怕在這個法則之下,汝的意識只能在主物質界存在一毫秒,那也跟吾沒有關係。
結晶王座:但吾的自尊不允許自己這樣做。我需要完美的實現你的“願望”,為此也已經做過了鋪墊。現在只需要欺騙你們的世界,僅以最小限度的“改變”來符合原本的法則。
結晶王座:這樣你就能獲得“回去”的機會。
代理人:…………
結晶王座:聽明白了嗎?
代理人:…………
代理人:好的,我明白了。
結晶王座:那麼好,下一步。
結晶王座:準備開始吧。
代理人:現在?
結晶王座:吾有沒有說過……吾在這裡存在的每一秒……
結晶王座:唉算了。
結晶王座:開始吧。
代理人:……這個過程中……你會一直在我身邊嗎……?
結晶王座:…………
結晶王座:是,也不是。
結晶王座:因為這一切,對汝來說,這一切就像是一瞬間而已。
代理人:…………那是什麼意思……
………………
………………
………………
(我想說什麼。)
(但我說不出口。)
(沒有辦法說出口。)
(我甚至沒有辦法移動自己的視線。)
(我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她開始伸出觸手……觸碰我的靈魂。)
結晶王座:…………
結晶王座:剛才那個問題。
結晶王座:吾為了來見汝,已經將大部分的自身物質消耗掉了。
結晶王座:就算是太古……那個更加溫暖的……光速遠大於可憐的30萬千米每秒的時代……
結晶王座:就算是那樣全盛時期的吾,也並沒有辦法一邊進行這樣精緻的操作一邊維持自己的思維體。
結晶王座:所以……
(我看著她的眼睛,不停地想說出點什麼。)
(但是,仍然辦不到。)
(只能看著她用沒有表情的臉,繼續說著。)
結晶王座:當吾在重構你的過程中,吾也會……
結晶王座:……無論是在這裡還是在主物質界,用汝等聽得懂的話來說,吾都會迎來自己的……
結晶王座:死亡。
結晶王座:……很遺憾,要以這樣的形式告別了。
(我聲嘶力竭地吶喊。)
(無聲地吶喊。)
結晶王座:記住,當吾完成了這一切,並不意味著萬事大吉。相反,對汝來說一切才剛剛開始。
結晶王座:汝必須要承受代價和反噬。連吾也沒辦法替汝減輕。而根據吾的測算,那種痛苦可能足夠死上很多遍。
結晶王座:不過,汝總是能出乎吾的意料。
結晶王座:最後再讓我見識一次吧——所謂人的意志。
(她踮起腳尖,用嘴唇輕輕地觸碰了我的額頭。)
(我覺得自己的意識開始被撕扯成碎片。)
(直到眼前的她,越來越模糊。)
(最後,最後的一點意識,也消散殆盡。)
結晶王座:別了,代理人君。

…………
…………………
……………………
………………………………………………

(“咯嚓。”)
(光線。)
(發出這樣輕輕的,微弱的聲音。)
(映入我的瞳孔。)
……
(我像一個嬰兒一般,蹣跚地行走在坎坷又熟悉的道路上。)
……

眾人:歡迎回來,代理人。
代理人:我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