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燼戰線:戰役行動/自我

來自萌娘文庫
跳轉至: 導航搜索

手機遊戲《灰燼戰線》2023年9月12日戰役行動劇情:驟雨狂嵐。作者:餘燼組(Embers Studio)

灰燼戰線:戰役行動/淑女與利刃 ◀︎ 灰燼戰線:戰役行動/自我 ▶︎ 灰燼戰線:戰役行動/噩夢的終結

怨恨&噴火:——!
[戰鬥逐漸白熱化。在空中纏鬥數個回合後,兩人同時後退,再次對峙。]
[使用ARMS長劍的對攻,消耗的體力和能量都遠超地面,這時雙方都開始露出了疲態,卻依然沒有分出勝負。]
[這一次是噴火先動。]
[迴旋突進的同時,兩門機關炮牽制著對方的移動,隨即一個猛地加速揮出了利劍。]
[芙羅拉則側向旁邊的一個翻身,同時從往擦肩而過的噴火背後給了一記猛踢。這又是芙羅拉毫不優雅,不講禮節的戰法。]
怨恨:——太慢了!
[一聲嘲諷之後,芙羅拉趁機一個俯衝,試圖將長劍插入噴火背後——]
噴火:你也一樣……!!
[可沒想到讓目標就在眼前的瞬間,她卻突然消失了,隨即自己也感到後背一陣鈍痛。]
[原來噴火也一個騰空之後還給她了一記腿踢。]
怨恨:有……趣……
怨恨:不錯,至少終於逼你……露出了……真面目……
噴火:抱歉,我想全力以赴……
噴火:哼……那可多謝你看得起!
[再次回擊的芙羅拉,眼角飄忽不定地閃過寒光。]
[在接下來的幾秒,只是兩個影子重複地出劍、閃躲、出劍、再格擋……]
[哐——!哐——!哐!——哐!]
[砰——!兩人驅使著ARMS以難以觀測的速度反覆交接。]
[鋼鐵的碰撞聲,已然蓋過了先前機關炮和導彈的轟鳴。]
[哪怕以天空為擂台,白刃戰的交鋒也遠遠比熱兵器的更加炙熱。]
[純粹的廝殺逐漸失去了章法,越發野蠻,到最後甚至連拳頭和頭槌都用上了。]
[直到雙方都傷橫累累,卻依然勢均力敵。]
噴火:為什麼……
噴火:你只是、一個靠我的同位體的屍骸拼接出來的殘次品!明明連靈魂都是破碎的!
噴火:可是……為什麼——就是贏不了啊?!
怨恨:你的驕傲和偏執,使你始終拒絕自己,無法戰勝自己。
怨恨:但我,不一樣……
怨恨:我在……克拉麗死去的時候……
怨恨:在和……代理人道別的時候……
怨恨:我,戰勝了……絕望!
怨恨:而現在……不論付出什麼代價……
怨恨:我也要彌補自己沒能實現的……“願望”!
噴火:……!你……
[聽到芙羅拉的怒吼,噴火彷彿恍然大悟似的,終於明白了對方如此執著的原因——]
[那的確是私怨,的確是不顧他人性命……但是她卻再也無法出聲指責她。]
噴火:……那麼到頭來還是隻能這樣了。
噴火:“怨恨”——不,芙羅拉,這就是最後一擊了。
[說完,噴火解除了ARMS上裝備的多餘的武器,手裡只剩下一把長劍。]
怨恨:很好……我奉陪到底。
[兩人同時將發動機的出力提至最高,轟鳴聲響徹天際。]
怨恨&噴火:呵啊啊啊啊啊啊——!
[兩道光在空中相撞了。一股巨大的衝擊波向周圍擴散開,原本遮擋住夕陽的烏雲也被吹得煙消雲散。]
怨恨:唔……!
[只見芙羅拉的長劍,從噴火腋下擦過,幾乎未傷她分毫。]
[而噴火的利劍則深深地扎入了芙羅拉的左腹,全力衝撞幾乎讓刃體貫穿了她的身體。]
[噴火收回了利劍,黑色的血液從芙羅拉傷口噴湧而出,她的身體也無法維持高度開始搖搖欲墜——]
噴火:……你贏了。
噴火:那孩子……就交給你了……
[原來芙羅拉長劍的目標本來就不是噴火本身,她的全力一擊,劍指的是噴火身後的ARMS——]
[在一陣令人不悅的電流短路的雜音之後,ARMS在噴火的身後爆炸。宛如一顆在空中爆炸的星星,呼嘯的暴風和火焰,將噴火的身軀吞噬……]
[片刻之後,天空歸於寧靜。唯有一陣不平穩的引擎聲逐漸降下……]

[芙羅拉拖著重傷的身子,將噴火更加殘破的軀體緩緩放到了地面上。]
怨恨:我得訂正一個你的錯誤……
怨恨:對那個人而言……我們每一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的。
怨恨:所以,如果讓你死了……他會難過的。
[芙羅拉嘆了口氣,真準備站直身子,不斷滲著黑血的腹部傷口讓她失去平衡,差點一個踉蹌甩到在地。這樣對普通人來說的致命傷,還不至於完全破壞人偶,但是並不意為著沒有疼痛。]
[芙羅拉咬著牙從破爛的外衣上撕下一塊布,將自己腹部裹了起來。順便檢查了一下自己的裝備,發現隨身的短劍不見的蹤影,倒是發現噴火的配件正落在不遠處。]
[於是她站起身,撿起佩劍,別再腰間。接下來她要做的事情,心裡已經明確無比。]
[然後朝著教會的方向,這樣說道。]
怨恨:我知道你早就醒了。不用再裝了。
[大概經過了鴉雀無聲的十幾秒,先前被噴火放置在長椅上的彌賽亞,緩緩地坐起身,並優雅地站了起來,朝著芙羅拉行了一個禮。]

彌賽亞:姐姐,看來你也學聰明瞭。
怨恨:對你呵護有加的“姐姐”也救不了你了。你現在在怎麼辦?
怨恨:我姑且問一句你是否有求饒的打算。
彌賽亞:呵……姐姐,我不會再變化那個軟弱的,只能自怨自艾,只能聽天由命的我了。
彌賽亞:為了成為彌賽亞……我已經捨棄了一切!
彌賽亞:前進就是我唯一的道路,哪怕前方只有毀滅!
[芙羅拉又確認了一遍彌賽亞那瘋狂卻又毫不動搖的眼神,聳了聳肩。]
怨恨:很好……那麼你也別再賣關子了。趕快使出真本領吧。

彌賽亞:……!
怨恨:就算你給自己安裝的零件沒有正常發揮作用,但你大費周章搞到的新玩具,總不至於真這麼弱吧?
怨恨:我想你可能是為了以後能替代紅公爵以武力控制這個世界,但事到如今還想著保存實力,恐怕就永遠沒有用武之地了。
[芙羅拉推測不無道理。]
[彌賽亞胸口內那生物驗證的“鑰匙”正在逐漸失去效力,繼續這樣下去,她可能真的再也無法完全驅動這幅覆蓋她身體的裝甲了。]
[但是現在,至少還有一次機會,她目前的能量至少還足以讓它展現出應有的戰鬥力。]
怨恨:來吧,看在你“姐姐”的份上,我給你1分鐘。
彌賽亞:……你說的對。感謝你的建議。
[說著,從彌賽亞的身體裡傳出一陣低鳴,並不刺耳,卻彷彿震撼著周圍的空氣。]
彌賽亞:……戰鬥武裝……完全解禁……
[伴隨著她的喃喃自語,低鳴聲變成轟鳴,她後方的教會外牆也隨之震動,甚至有碎石從高空被震落。]
[芙羅拉在距離她起碼20米遠,能感受到一陣陣熱浪從她方向襲來。逐漸升高的能量反應甚至讓裝甲開始發紅、發亮。]
彌賽亞:希望你……不要為此後悔!
怨恨:哼,讓我看看,你是不是白活了這麼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