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燼戰線:戰役行動/My Best Troops II

來自萌娘文庫
跳轉至: 導航搜索

手機遊戲《灰燼戰線》2024年3月12日戰役行動劇情:疾走天堂。作者:餘燼組(Embers Studio)

灰燼戰線:戰役行動/My Best Troops I ◀︎ 灰燼戰線:戰役行動/My Best Troops II ▶︎ 灰燼戰線:戰役行動/My Best Troops III

Ta183:我的名字是Ta183,代號“Hückebein”,稱呼隨意就好……
代理人:……
[眼前的頎長少女一頭淺灰長髮,彷彿月下的銀狐,]
[五官精緻如畫中人步出紙面,只肌膚間少了血色,顯得蒼白異常。]
[黑十字軍服穿著得一絲不苟,工整地貼合在她的體表,勾勒出天鵝一般優雅的曲線。]
[這種無懈可擊的儀態讓我感覺到了一種與虎II不同的壓迫感。]
[直覺告訴我Fw190的推薦沒有誇張,甚至在我的預期之上。]
Ta183:……
代理人:咦,到此為止了麼?
Ta183:……抱歉,我不是很擅長自我介紹,希望閣下能諒解。
[少女的言語溫文有禮,但語調缺乏平仄起伏,]
[本就淡漠的神情被長長的前發半遮,讓人不知她是喜是怒。]
[若用侵略如火來形容虎II,那對應Ta183的句子應當是難知如陰。]
[她將對話終結得過於乾脆,致使我也一時失語,與她陷入尷尬的對視。]
???:哇!代理人大人,深情凝視這樣的親密舉動還是私下裡做。
???:你這樣我們的Ta183小姐會臉紅的。
[一個明朗到不合時宜的聲音打破了沉寂。]
代理人:……啊,抱歉,是我失禮了,請問你是?
[眼前站著一名舉止懶散的白髮少女,毫無疑問是一名DOLLS,軍服鬆鬆垮垮地披在身上,與Ta183形成鮮明對照。]
[她讓我想起了某隻燕子的身影,卻又截然不同。]
Panzerwerfer:哦,忘記自我介紹了,我是歐寶學院的Panzerwerfer。
Panzerwerfer:聽虎II說代理人來學聯了,就過來瞧瞧真人。
[少女對我俏皮地眨了眨眼,她的輕鬆寫意再次與Ta183形成對照,]
[聽口氣竟然和那個向來目中無人的虎II都能融洽相處。]
Panzerwerfer:Ta183只是不太擅長言辭,不是故意冷落你。
Panzerwerfer:是吧,小黑。
[說著她自然而然把手環上了Ta183的肩膀,一副勾肩搭背的江湖作派。]
代理人:小黑?
Panzerwerfer:Hückebein太難唸了,還是小黑好聽。
[我轉頭看了看Ta183,看起來怎麼都不像一個“小黑”。]
[不過本人似乎也不太在意……]
Ta183:稱呼就隨意好了……
代理人:咳……總之,小……Ta183,我以維修會的權限徵用你隨我前往邊境執行任務,明白麼。
[Ta183不動聲色地掙開了Panzerwerfer,優雅地行了個軍禮。]
Ta183:Ja wohl。承蒙閣下青睞,可是……
代理人:沒有可是,我相信你的前輩們的眼光,更相信我自己的。
Ta183:感謝閣下的信任,只是怕帶上我會連累到閣下。
[她的口氣過於誠懇,也不知是不是因為缺乏實戰經歷導致自信不足。]
代理人:不會,你放鬆一些就好,雖說是去邊境,也未必會發生戰鬥。
Ta183:希望如此吧……
代理人:即使發生戰鬥,我也會盡力把你安全地帶回City。
代理人:當然,這也需要你自己的努力,畢竟你可是那兩個人的得意門生,可別讓我失望了。
Ta183:我一定會全力以赴。
[Ta183向我欠了欠身不再言語。]
[我心知眼下很難有更為深入的交談,轉身離開。]

Panzerwerfer:等等我啊!代理人。
[那名顯得過於鮮活的白髮少女追了出來,與我並肩而行。]
代理人:怎麼了?
Panzerwerfer:你可千萬別生小黑的氣,K博士剛研發完她的ARMS就捲入了政治鬥爭失蹤,
Panzerwerfer:因此她一直認為自己是不祥之人,本質是個很好的孩子。
代理人:原來如此,難怪她那麼消極。
代理人:不過你誤會了,我沒有生氣,
代理人:只是她看起來不像是熱愛交談的個性,所以我交代完任務就行了。
Panzerwerfer:啊哈哈,那是我想多了,畢竟我是DOLLS,在感受人類情緒方面還是有待提高的。
代理人:你怎麼會知道Ta183的過去?她本人看上去不像很有傾訴欲的樣子。
Panzerwerfer:Me262告訴我的,我的人緣是不是還挺不錯的。
代理人:我想也是,能和虎II和平相處的怎麼也得是個特別八面玲瓏的人物。
Panzerwerfer:嘿嘿,代理人過獎了,要我說啊,在DOLLS之間,您才是最八面玲瓏的人。
Panzerwerfer:說來我倆人緣都這麼好,那交個朋友也是順理成章。
Panzerwerfer:來,握個手,作為我們友情的開始。
[Panzerwerfer大大咧咧地伸出了白皙的手。]
[還真是個愛攀關係的姑娘,不過並不令人反感。]
[我伸手回握,暖意從她柔軟的手掌上傳來。]
Panzerwerfer:Prima!我們已經是朋友了。
Panzerwerfer:說來,為了增進感情,這次任務要不也帶我一起去?
代理人:嗯?
[總覺得自己不知不覺地進入了她的節奏。]
Panzerwerfer:雖說自誇有失公允,不過啊,帶上我好處可不少。
代理人:那你說說看,畢竟這次任務的方針是最小編制。
Panzerwerfer:好處不是很明顯了麼,看看你的屬下們,
Panzerwerfer:一個兇巴巴的,一個悶葫蘆。
Panzerwerfer:帶上我這樣的陽光開朗小美人豈不是能為邊境之旅增色不少。
[她有些誇張地咧開嘴,露出一個自認為和煦,實則有些促狹的笑容。]
[絕對只是想湊個熱鬧。]
Panzerwerfer:有我在,你甚至可以精簡隨行人員,比如廚師就不用帶啦,我的愛好可是下廚哦。
代理人:廚師可不需要配備能源和彈藥……
[她斂了斂笑容,表情認真了起來。]
Panzerwerfer:我的ARMS在黑十字帝國學聯可是最優秀的地面支援火力,
Panzerwerfer:對大範圍殺傷還是頗有心得的,代理人也不要小瞧我在戰場上的作用哦。
代理人:哦?虎II那傢伙常常叫囂只認可有戰績的人,看來你就是其中之一了。
Panzerwerfer:嘿嘿,虎II也確實是少數在前方能頂住我炮火濺射的人之一。
代理人:你說什麼?
[聽起來也是個危險的傢伙……]
Panzerwerfer:啊哈哈哈,沒什麼,總之聽了這麼多,是不是覺得非常想帶上我了。
[雖然不想這麼輕易被說服,但陽光開朗小美人說的確實有理有據,尤其是第一點。]
代理人:好吧,我批准了。
Panzerwerfer:哦!不愧是通情達理的代理人,我有點明白你為什麼這麼受DOLLS們的歡迎了。
Panzerwerfer:為了紀念我們的友誼加深,來個擁抱如何?
[這是一個不需要回應的疑問句,一臉燦爛的她快速走到我面前,]
[給了我一個熱烈卻有些短促的擁抱,離開時還故作熟稔地拍了拍我的肩膀。]
[就這樣,我與她的關係不到一小時就從萍水相逢發展成為了莫逆之交。]
[照這樣下去,不出三天恐怕就要“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