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燼戰線:戰役行動/My Best Troops III

來自萌娘文庫
跳轉至: 導航搜索

手機遊戲《灰燼戰線》2024年3月12日戰役行動劇情:疾走天堂。作者:餘燼組(Embers Studio)

灰燼戰線:戰役行動/My Best Troops II ◀︎ 灰燼戰線:戰役行動/My Best Troops III ▶︎ 灰燼戰線:戰役行動/Sweet Home I

[翌日,虎II,Ta183,Panzerwerfer準時出現在了維修會。]
[按我的要求,所有DOLLS都僅攜帶了最小編隊的ARMS和同位體,]
[而對虎II這樣的重型單位來說,最小數量就成了單兵。]
虎II:不就是一群流亡分子,就算不帶ARMS我也能收拾他們。
代理人:我們還不知道對方的真實性質,不要動不動就喊打喊殺的。
虎II:那何必這麼興師動眾,你就像議會那群老爺們一樣,
虎II:帶幾個穿黑衣的人類保鏢跟在專車外跑步為你護駕不就好了。
代理人:不,事情也不一定有這麼簡單,
代理人:即使戰後的社會氣氛需要小心維護,一個不成氣候的異見團體也不太可能引起議會的注意。
代理人:總之,小心駛得萬年船。
虎II:好吧,人類的事我不關心,有災獸出現再叫我。

[由於未能打探到營地確切的座標,我只得先指揮普羅米修斯載著我與三名DOLLS朝著沙漠深處飛去。]
虎II:這樣無目標地亂飛,我們能在普羅米修斯的燃料耗盡之前找到營地麼?
Ta183:如果這樣的事故真的發生,我只能保證代理人一個人的安全,各位只能自求多福了。
Panzerwerfer:啊……小黑你真是太傷我的心了,
Panzerwerfer:我們才剛剛成為朋友,你就盤算著怎麼丟下我,嚶嚶。
代理人:別鬧,我怎麼可能會無的放矢。
Ta183:代理人是在尋找營地人員出入的軌跡麼?
代理人:不,暫時不用,先往深處飛。
代理人:如今四境災獸已經沉靜化,緊鄰學聯土地的邊境屬於安全區,
代理人:普通民眾駕駛的運輸或者工程車輛也大大增多,很難通過目測分清哪些是屬於利維埃拉的。
Ta183:代理人為何覺得營地一定位於更深的地方呢?
代理人:如果營地位於安全區,以學聯對安全區的掌控,
代理人:完全可以在不引起任何動靜的情況下自行處理,不需要藉助維修會的力量。
代理人:事實上,如果可以的話,他們絕不想看到我在議會高塔多出現一分鐘。
[這時,飛艇途徑一片灰色的化石庭園,]
[各色風化的殘骸散落在地,這個場景不論看多少次我都無法徹底習慣。]
代理人:我們到了。
虎II:這不是過去被黑新娘力量風化的城市,
虎II:再繼續往前就要到黑新娘的巢穴了,誰會把營地建在那種地方。
代理人:我並沒有說營地就在這裡,虎II小姐。
代理人:這裡已經到了學聯劃定的警戒區,雖然事到如今已經鮮有災獸活性化發生,
代理人:但學聯對這個區域的控制僅限於DOLLS的警戒巡邏,並沒有進行開發。
代理人:從這個點開始追蹤軌跡可以排除絕大多數的干擾項。
虎II:就那麼相信不會有燈下黑麼?
代理人:確實萬事無絕對,可你這麼說就是把對方設想成隨時打算反攻City的叛亂分子了。
代理人:從常識角度講,我判斷正確的概率會大一些。
代理人:依我的看法,為了逃避DOLLS的巡邏,他們可能會把地址選在儘量靠近深處的地方。
虎II:你又怎麼知道他們不是叛亂分子?
代理人:指揮官也不是什麼全景式情報中樞,
代理人:我要做的只是在有限的信息中推測出可能性,並作出自己認為最正確的選擇,
代理人:然後承擔隨之而來的後果——
代理人:總之,要是依我的思路找到了營地,屆時你別說我只是靠運氣就行。
虎II:要是沒找到呢?
代理人:那我就承認自己只是個沽名釣譽的三流指揮官,
代理人:然後恭送你回黑十字學聯,併為浪費你虎II大小姐的寶貴時間道歉。
虎II:哼,希望你能不食言。
[越過風化地帶後,原本雜亂繁多的車轍明顯減少了許多。]
[若利維埃拉有能力全程使用空中交通工具運送物資和人員,那我的盤算就都成了竹籃打水。]
[但從City內部的情況來看,利維埃拉並不像一個嚴密且有能力調動大規模資源的組織,]
[應當能夠追蹤到一些地面的痕跡。]
[跟隨了一段路程之後,車轍的方向開始變得散亂,並且出現了明顯的路線分歧。]
[不過這讓我更確信自己跟對了方向,]
[在這未經開墾的無主之地上出現複雜的行進軌跡,反而會顯得很不自然。]
代理人:小黑……呃,Ta183,要麻煩你前去探路了。
代理人:注意不要引起太大動靜,畢竟災獸只是沉靜化,不是消失。
[受到Panzerwerfer的不良影響,我都快叫順這個暱稱了。]
Ta183:Ja wohl。若是我不幸引來了災獸,還請閣下見諒。
代理人:放心,畢竟在某人眼裡,我是個只靠運氣都能消弭四境災害並且平定鈾彈之亂的人。
[身後虎II輕哼了一聲,Ta183默默地行了一禮退出了艦橋。]
[少頃,數道黑紅色的流光掠過普羅米修斯側旁。]
代理人:要是主動性能再強一點,下一任黑十字帝國學聯學生會長還真就是她了。
Panzerwerfer:哈哈哈,小黑要是接到這樣的任命只會拔腿就跑,
Panzerwerfer:她的人生願景可是找個氣候宜人的地方隱居起來。
[事實證明我的好運氣最終還是蓋過了Ta183的不安,]
[憑藉她的偵察,我們很快排除了所有的干擾項。]
[對方甚至應該沒有過多地設想外敵入侵,]
[僅僅是如同敷衍日常工作一般做了一些最基本的安全措施。]
代理人:那個方向有植被水源,我看我們離目標已經不遠了。
Panzerwerfer:嗯?沙漠裡還真有綠洲?
代理人:這裡本不是天然形成的沙漠,有殘留的水源和植被也不足為奇。
代理人:不過生態遭破壞也已經是既成事實,
代理人:倘若不加以維護,最後的植被和水源遲早也會消失殆盡。
代理人:……慢著,那裡有個裂谷,我們過去看看,作為廕庇之所相當合適。
[普羅米修斯緩緩駛向那道如巨龍給大地留下傷痕一般的裂谷。]
[我走到窗前,抬手擋著眩目的陽光向地面望去。]
[裂隙間,隱約露出一小片低矮的磚砌簡易平房。]
代理人:來看看吧,這就是我們的拓荒者營地,
代理人:他們竟然真的做到了,在這不毛之地開闢了一片適合生活的土壤。
虎II:呵,只不過是……
[她突然想起了什麼欲言又止。]
代理人:哦?沒想到你還記得我們的約定。
虎II:我像是言而無信的人麼?
代理人:哈哈哈,算了,看你憋得辛苦,想說就說吧。
代理人:其實我私下也同意你的看法,
代理人:但沒辦法,指揮官在運氣用盡的那一天到來之前永遠都得把戰果和自己的決策掛鉤。
虎II:我不會說的,別把我當小孩子。
[說完又像小孩子賭氣一般側過頭去。]
代理人:好了,小黑也可以返航了,我們就在附近尋找降落點。
Ta183:需要我待機為您護航麼?
代理人:不需要,如果我的判斷沒有錯,
代理人:這些人多半不是什麼危險的叛亂分子,不要驚嚇到營地的普通民眾。
Ta183:Ja wohl。

[走出艙門,已是日光西斜之時。]
[方才在飛艇上不曾覺得,直到雙腳立於大地,我才發現自身在那高聳的裂谷峭壁前是多麼地渺小。]
[在高空覺得略顯纖細的峽谷裂隙,此刻卻如同通向桃源的大門一般向我敞開它寬廣的胸懷。]
[帶著三名DOLLS,我走上了那條俯瞰如咫尺,落地似天涯的漫長路徑,如同朝聖的信徒一般。]

[臨近終點,我終於看到了人影。]
[除了都身披防風沙用的斗篷以外,他們的著裝並沒有統一的制式,]
[前排的數人似乎都來自不同的學聯。]
[我在離人群十米左右的距離停下了腳步,以示自己的友好。]
[即便如此,人們的神情中還是夾雜著遲疑和戒備,或許是我和DOLLS都身著制服的緣故。]
虎II:停下來幹什麼,就這幾個弱不禁風的傢伙,我抬抬手就……
[為了避免讓對方聽到某些能點燃火藥桶的話語,我只得舉手示意虎II安靜。]
代理人:我們是以和平為前提來訪的,不可以這麼說話。
Panzerwerfer:要不去我去和他們親近一下?
代理人:也不用那麼主動,這些應該只是營地的普通成員,最好能來一個話事人就好了。
[此時,隊伍自動向兩旁分開,一名身穿棕色斗篷的中年男子排眾而出。]
???:歡迎來到利維埃拉,親愛的訪客,我是這裡的臨時負責人,你可以叫我沃爾特。
[與我想象中的形象不同,名叫我沃爾特的男子並不是什麼孔武有力的先驅者。]
[一臉絡腮鬍修剪得整整齊齊,鼻樑上的黑框眼鏡給他偏向憂鬱的臉型增添了幾分書卷氣。]
[斗篷下的筆挺黑色正裝彰顯了主人在穿著上的考究,]
[毫無疑問,這是一個出生於優渥家庭的人。]
[我走上前去,與他握了握手。]
代理人:我是維修會的理事長,不過你還是稱呼我代理人好了。
沃爾特:久聞代理人大名,這幾位想必就是代理人麾下的DOLLS小姐們了。
[他抱拳簡單地向三名DOLLS行了個禮,如同對待普通人一般,]
[這讓我對他產生了良好的第一印象。]
沃爾特:不用說我也知道,City的英雄萬萬不可能穿越沙漠來加入我這小小的營地。
沃爾特:但來者是客,利維埃拉也歡迎訪客的參觀,這邊請。
代理人:那就勞煩沃爾特先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