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燼戰線:戰役行動/New World Calling I

來自萌娘文庫
跳轉至: 導航搜索

手機遊戲《灰燼戰線》2024年3月12日戰役行動劇情:疾走天堂。作者:餘燼組(Embers Studio)

灰燼戰線:戰役行動 ◀︎ 灰燼戰線:戰役行動/New World Calling I ▶︎ 灰燼戰線:戰役行動/New World Calling II

???:……醒……
???:……醒醒……
[恍惚間,似乎有人在呼喚著我……]
[“她”的身形浮現在模糊的光影中……]
[也不知是夢境,還是光線透過眼瞼的成像……]
???:……醒醒……還有任務……需要……去完成……
代理人:……人類的事情交給人類……嗷!

???:在說什麼夢話呢,代理……還是說,叫您理事長大人,您的精神才能振奮一些。
[睜開眼坐直,她無比熟悉的身影映入眼簾。]
[嘴邊也一如既往地掛著揶揄的笑意。]

代理人:頭銜而已,又沒什麼大不了的,反正這個頭銜對你也沒有什麼威懾力。
格蕾特:哪有的話,我對現任理事長的敬意發自肺腑……
[我不自禁地摸了摸還殘餘著些許痛覺的後腦。]
[而她眼中的笑意更濃了。]
代理人:真有敬意,會趁著熟睡重擊上級的腦後要害麼?
格蕾特:您安的罪名我可承受不起,以您現在的聲望,槍決對我來說都是一種文明的下場了。
[我瞥了一眼格蕾特手中的“兇器”,]
[是一本印刷簡單,介於冊子與書籍之間的紙質讀物。]
代理人:這不是最近City街頭挺流行的那本,叫什麼名字來著?
格蕾特:《雅盧之暮》,不知道是不是因為City娛樂太少,這陣子確實傳播頗廣,我閒來無事也買了一本。
代理人:文明的廢墟之上確實很難開出藝術之花,
代理人:能有這樣的東西豐富一下人們的精神生活也好,回頭我也去弄一本來看一下。
格蕾特:您想看的話我手頭的這本就送給您了,反正我已經讀完了。
格蕾特:文字還挺優美,不過總覺得是空想主義者借古諷今而已,內容也不太切合實際,於我而言沒有什麼共鳴。
代理人:苦難中的人們總需要一點浪漫主義情懷。
格蕾特:您書還沒看呢,張口就來。
代理人:那現在就把書給我,我也多少了解一下City現在的流行文化。
[格蕾特靈巧地避開了我伸出的手。]
格蕾特:慢著,我來是為了向您傳達工作內容的。書我會放在您的案頭,您忙完可以慢悠悠地自行閱讀。
代理人:難怪……起初我還以為是某個無名之神作祟。
[鐵娘子的臉色頓時陰沉了下來。]
格蕾特:理事長大人難道是把我當成別的女人了?
代理人:哎,只是做了個噩夢……
格蕾特:開個玩笑,看你緊張得。
代理人:……那到底是什麼任務。
格蕾特:具體我也不是很瞭解。總之是議會想要邀請你參加一次閉門會議。
代理人:閉門會議?這種會議為什麼會邀請我去。
[議會舉行閉門會議的目的,除了削弱媒體的知情權,也應該包括屏蔽維修會這樣的特殊組織。]
[有相關法案在先,無論議會有什麼動作,我也多半隻能先作壁上觀。]
格蕾特:會問出這樣的話,想必剛才我說話的時候您正在神遊天外。
代理人:這不是想要和你商討一下……
格蕾特:在缺乏有效信息的情況下,我也給不出什麼建議,或許他們只是出於尊重想讓人類統帥旁聽一下。
[當然,我倆都明白這句話只可能是玩笑。]

[一路趕到City中心城區,我坐上了議會安排的專車。]
[城中的街道車水馬龍,人頭攢動,一副繁榮模樣,人們從第二次反擊戰中恢復的速度超乎我的想象。]
[市中心的中央廣場的公園裡聚集著不少民眾,似乎是在圍觀佈道或是演講。]
[在標榜自由的星塵聯邦學聯,這種場景我並不陌生。]
[人群熙熙攘攘,不少人舉著木牌與橫幅,上面寫著標語。]
[花壇與雕像的側面都被刷上了塗鴉,圖案新奇古怪,以我的藝術修養來看不太好理解。]
[有個帶頭者舉著喇叭看似聲嘶力竭地在說著什麼,也不知是在清算舊體制的罪過還是呼籲組建新的政治黨派。]
[這紛亂的景象卻讓我感到有些睏倦。]
[恍惚間,我在車上已度過了無所事事的兩個小時,而去議會高塔的路程本不該這麼漫長。]
代理人:今天的車速不是很快麼。
司機:抱歉,理事長大人,近期中心城區一直比較擁堵,應該是因為集會的數量明顯上升。
代理人:原來如此。
[在戰爭中受到傷害最深的還是普通民眾,]
[他們想必也明白了,把自己的命運完全交付到某些沉迷權術的野心家手中是多麼危險。]
[隔著厚厚的防彈玻璃,我無法聽清他們所想表達的內容。]
[為了防止刺殺,司機也堅持不允許我將車窗打開。]
[這讓我多少有些後悔沒把格蕾特贈予的《雅盧之暮》帶在身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