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燼戰線:戰役行動/New World Calling II

來自萌娘文庫
跳轉至: 導航搜索

手機遊戲《灰燼戰線》2024年3月12日戰役行動劇情:疾走天堂。作者:餘燼組(Embers Studio)

灰燼戰線:戰役行動/New World Calling I ◀︎ 灰燼戰線:戰役行動/New World Calling II ▶︎ 灰燼戰線:戰役行動/New World Calling III

議員B:……所以,連組織的名字都沒有搞清楚麼。
議員C:那群人的通用口號經常出現“利維埃拉”這個字眼。
議員A:不要管太多了,為了方便我們討論,我們接下來就以利維埃拉為組織代號。
議員B:我們首先要確定這是否是一個值得討論的議題。
議員B:雖說邊境的災獸已經沉靜,教會也已經退出了舞台,
議員B:不代表議會就要把時間分配給一些細枝末節的小事。
議員A:您這麼說,無非是因為目前受到利維埃拉活動顯著影響的區域主要位於星塵聯邦學聯內,
議員A:我以名譽保證,提出這項議題絕非是出於私心。
議員D:總之,問題的起源還是在於那本《雅盧之暮》。
議員A:沒錯,關於這本冊子的宣講會已經嚴重影響到了City中心部的秩序。
議員A:我們本以為這種集會造成的道路擁堵和噪音汙染會引發居民的自發抵制,
議員A:然而放任只是導致活動規模進一步擴大,
議員A:參與者人數較之一個月前已經有明顯上升。
議員C:呵,畢竟崇尚自由的星塵聯邦學聯也沒有進行干涉的法理依據。
議員A:那也是通過了我們學聯審批的,畢竟,就表面看,他們的活動都尚在“合法”的範疇。
議員A:不過以我個人所聞,利維埃拉似乎正在散播一種流亡思想,
議員A:我無法理解為何這種思想在現今的世界還能引發部分民眾的共鳴。
議員A:或許,這背後有極端擴張主義的殘黨支持,我認為值得大家警惕。
議員D:閣下想必是沒有好好閱讀《雅盧之暮》的內容,
議員D:這部書在黑十字帝國學聯的境內早已流行起來了,
議員D:甚至不排除《雅盧之暮》的作者就是本學聯的居民。
議員A:哦?那為何之前沒有聽你們提及。
議員D:如白薔薇的同仁所說,我們也不能把公共資源浪費在細枝末節的小事上。
議員D:至少黑十字帝國學聯境內當時並沒有過多利維埃拉活動的跡象,
議員D:只是沒想到星塵聯邦自由的土壤為他們的活躍提供了溫床。
議員A:那既然閣下對《雅盧之暮》有更深刻的理解,請不吝賜教。
議員D:書裡說古代人類遭受天災,為了逃離瘟疫和饑荒,遁入了一個名為雅盧的城市,
議員D:人們起初以為自己邂逅了理想鄉,
議員D:然而逐漸有人發現雅盧之地並不是樂園,而是死者遊蕩的深淵。
議員D:於是,一部分勇敢的居民在先知的帶領下逃離了雅盧,
議員D:歷經千難萬險,最終抵達了真正的豐饒之地,
議員D:然而他們發現,這片豐饒之地無非就是他們祖先的家鄉。
議員D:所以,這本書傳播的並不是流亡思想,
議員D:而是把拓荒和歸鄉的情結糅合在一起,塑成了一個烏托邦幻覺……
議員D:當然,這只是我的措辭,在民間,他們會說是理想。
議員B:聽著怎麼有很強的宗教意味,
議員B:所以你們的意思是利維埃拉有可能發展成為席捲City的大規模邪教?
議員D:他們如今在黑十字境內的活動形式對我而言確實更接近宗教。
議員D:或許不會像星塵聯邦那樣散漫,但倘若形成氣候可能結果更為惡劣。
議員D:另外,據傳聞所說,已經有一小股利維埃拉成員形成了遷徙勢力。
議員D:他們在沙漠邊境聚集,隨時準備前往他們所謂的豐饒之地。
議員A:什麼?普通民眾去邊境,那豈不是純粹的自殺行為,
議員A:謠言不可輕信,黑十字有確切的情報能證明這一點麼。
議員D:只能說暫時沒有,
議員D:即使沒有了黑新娘,沙漠仍是嚴酷之地,要調用資源收集情報需要合適的理由。
議員D:當然我期望這次的會議能促成這個理由,
議員D:畢竟City周邊的災獸活動確實大大減少,也不能一口否決這種可能性。
議員B:哼,邊境深處乃至更向外的地方,連我們也不甚清楚到底是什麼樣的光景,
議員B:一介平民如何敢妄言什麼豐饒之地,只是精神病人的癔語罷了。
議員A:正是,我認為我們還是應當把目光放在City內部,
議員A:雖然集會暫時被認定為合法,但是他們在中心城區造成的混亂已經逐漸構成了犯罪的溫床。
議員C:不只是如此,最近紅色十月同盟領地有不少同志失蹤,
議員C:我們很關心他們的去向,因此來這裡打算群策群力。
議員C:你們星塵聯邦若是隻專注於自己的利益,
議員C:那這個閉門會議也不必開,大家各自解決各自屬地的問題就罷了。
議員A:請不要一昧指責他人,紅十月領地人口流失也不是一朝一夕的現象了,
議員A:貴學聯的勞動者權利問題才是根本原因,
議員A:利維埃拉這樣的組織出現正巧能給你們提供一個體面的藉口。
議員A:你又怎知失蹤人口的去向一定是邊境而不是星塵聯邦的工廠?
議員C:星塵聯邦每天因各種原因失蹤的人口壓根沒有進入統計口徑,
議員C:也沒有任何人關心他們的生存狀況,這就是你所謂的權利?
議員C:你們以自由之名縱容混亂與分裂,
議員C:還試圖通過媒體宣傳製造的虛假繁榮誘騙民眾為你們賣命,
議員C:說到底和利維埃拉這類詐騙組織有什麼分別?
議員B:夠了,議會不是為無意義的爭吵提供舞台而存在的。
議員B:政治,宗教,詐騙,這些各位都已經提及了,那利維埃拉到底是怎樣一個性質的集團。
議員B:我們需要給他們定性,才能進行實際行動。
議員D:作為受影響最小的一方,白薔薇的同仁一定有旁觀者清的優勢,
議員D:不如提供一些建設性的意見供大家參考。
議員B:我的視角確實和各位多少有些不同。
議員B:我覺得,若是利維埃拉真有能力在邊境立足,那其中蘊含的真正答案其實已經浮出水面了。
議員D:莫非,閣下的意思是……
議員B:……當然,前提是黑十字帝國學聯能為我們提供準確的情報,
議員B:否則貿然行動只會導致現在的議會成為宵小之輩的笑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