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燼戰線:戰役行動/New World Calling III

來自萌娘文庫
跳轉至: 導航搜索

手機遊戲《灰燼戰線》2024年3月12日戰役行動劇情:疾走天堂。作者:餘燼組(Embers Studio)

灰燼戰線:戰役行動/New World Calling II ◀︎ 灰燼戰線:戰役行動/New World Calling III ▶︎ 灰燼戰線:戰役行動/My Best Troops I

[在數小時的麻木車程後,我終究還是到達了目的地。]
[來到會議室的門口,在那扇厚重的木門露出罅隙的瞬間,嘈雜的爭吵聲便灌滿了我的雙耳。]
[我頓時明白,這一切沒有絲毫改變,或許也不會有所改變,]
[動盪平息後,人們又會回到原來的節奏之中,如同輪迴一般。]

議員A:許久不見,理事長閣下。
[環顧室內,盡是些陌生的面孔,然而氣氛卻依然是我所熟知的議會。]
代理人:抱歉,路上有些堵車,我遲到了。
議員A:無妨,我們已經預見到了這個結果,
議員A:致使您未能準時到達的擁堵正是有關我們今天討論的議題。
[幾位主要的議員簡要地告知了我事情的來龍去脈。]
[不曾想到,格蕾特手中的書籍竟然引起了如此的軒然大波。]
[……不對,伶俐如她應當是提前向我暗示了會議的內容。]
議員C:不知理事長大人對此有何高見?
代理人:我就問一句,利維埃拉的活動可有造成任何流血衝突?
議員B:截至目前並沒有相關報告。
代理人:那議會為何要以有罪推定的形式來討論如何處置這個組織。
議員D:近來,關於這個組織的流言充斥著整個City,其中有一些傳聞頗為令人不安。
議員D:通常來說,議會不會為小概率事件大動干戈,
議員D:可是就這次而言,我們無法接受這個小概率事件一旦發生之後帶來的後果。
代理人:我想知道你們所說的小概率事件到底是什麼?
議員A:大戰好不容易才結束,City外圍的災獸活動也趨於沉寂,
議員A:但City社會也遭受了重創,在這種情況下,任何動盪很可能都會引起人心的分崩離析。
議員A:我們作為決策者,也想為City爭取一段平穩的時期來療愈戰爭的傷痕。
[聽著很宏大但毫無信息量,甚至可以說是答非所問,看來是不打算透露給維修會任何信息了。]
議員D:我們得到傳聞說利維埃拉已經在邊境的沙漠地區建立了根據地,而我們並不知道詳細。
議員D:他們自稱是要向外域發起拓荒,尋找新的生息之地,可是對我們來說,City目前需要的是團結而不是分裂。
議員D:何況,分裂分子的話是否值得信任也有待商榷,也不排除其中存在著更危險的動機。
[我努力捕捉著議員們的一切微表情,以尋找謊言的痕跡,]
[本能告訴我,他們的話語永遠只會是真假參半,]
[若是有所鬆懈,多半會陷入某種難以逃離的陷阱。]
[基於與那個無名之神的交易,對邊境之外的世界,沒有人比我更清楚真相。]
[或許,利維埃拉是在嘗試啟動我未來將為之奉獻畢生的事業。]
[然則在沒有作好相應準備的情況下,任何的犧牲與奉獻都無法得到合理的回報。]
[倘若真有人將書中所述付諸行動,我總覺得自己有理由站出來做點什麼,哪怕被政客們利用。]
議員B:所以我們請理事長閣下也來參會,聽聽您的意見。
代理人:論為政之道,我無法於在座各位比肩,不過我也懂得身而為人的基本原則,那就是尊重生命。
代理人:我唯一能確定的,就是邊境深處,不存在所謂的豐饒之地,等待利維埃拉成員的只有殺戮與死亡。
代理人:如果《雅盧之暮》帶來了不必要的誤會,我會努力向利維埃拉的人們解釋,以免他們鑄成大錯。
議員C:不愧是理事長大人,深明大義。
議員C:從現實情況來說,議會確實不太適合直接介入,
議員C:不然徒增緊張氣氛,可以的話我們也不想引起民眾的恐慌。
議員A:是的,如果利維埃拉只是單純尋求戰後精神慰藉的溫和活動團體,
議員A:那議會也不會過於苛責,至少我們星塵聯邦不會。
議員A:所以就拜託中立的維修會作為溝通的橋樑了。
[最終,我還是昂首闊步地走入了那或有或無的陷阱。]

格蕾特:會議開完了麼?
代理人:進門的時候已經接近尾聲了。
格蕾特:感覺如何,理事長閣下。
代理人:只能說令人懷念,如同回到了我們初識不久的時光。
格蕾特:您下一句該不會是要約我出去吧。
代理人:咳……我是在說正事。何況那會的情境也並不是什麼值得回憶的浪漫瞬間吧。
格蕾特:不過總算,您不再是那個事事需要我提點,還四處惹麻煩的青澀代理人了。
代理人:今早你不還是用自己的方式提點了我,當然,我不確定自己接下來是不是會給你惹麻煩。
格蕾特:現在您已經是維修會真正的領袖了,即使惹了麻煩也是自行善後。
格蕾特:所以給我惹麻煩這個說法無法成立。
代理人:就不能學習一下Bf109和Fw190的先例。
格蕾特:我可不想扮演那個過勞副會長的角色。
代理人:在我看來你已經做到了。
格蕾特:這對我來說並算不得是稱讚。而您也馬上就要去麻煩她們了。
代理人:……說得也是,雖然看起來小有分歧,可怎麼看議會真正的關注點都是邊境的拓荒者營地。
格蕾特:畢竟City內部的情況就在自己的監視範圍之下,而邊境的情況就沒有那麼容易掌握。
代理人:總之先去探探情報,雖說有傳聞在先,我們畢竟連是否存在所謂的拓荒先遣部隊都無法確定。
格蕾特:這些就讓維修會的部下們去做吧,理事長閣下在City聞名遐邇,恐怕是不適合親自出面了。
代理人:……

[根據維修會部下的回報,利維埃拉確實存在所謂的拓荒者營地,也如傳聞一般位於沙漠邊境,]
[而令我感到奇怪的是,即使是利維埃拉的成員也不是很清楚營地的具體情況。]
[本以為為了吸收更多成員,組織應當建立完整而嚴密的宣傳與招攬流程,]
[事實上,營地的信息在成員之間仍處於一種口口相傳的狀態。]
[如果需要進一步的情報,可能會需要安插內線之類的複雜操作,]
[而這會顯著拉長調查時間,遲遲得不到有效的結論。]
代理人:……只有親自跑一趟了。

???A:……總之,邊境傳來的消息越來越令人不安了。
???B:那幾個老狐狸已經把一切委託給維修會了,
???B:哼,做什麼都要假手於人,生怕衣服上濺到一點火星。
???A:您知道我不是這樣的性格,不然也不會約您在這裡單獨見面了。
???B:我自然相信閣下的為人。
???B:如果事情真和我們想象的一樣,即使我們不動手,別人遲早也會行動。
???A:沒錯,事到如今,必須快刀斬亂麻。
???A:不管怎麼說那裡可是邊境,發生任何事故都不奇怪。
???B:恐怕現在的議會不會接受這樣的意見。
???A:這便是我為何找您商議的原因了,我會安排妥當所有事宜,只需要您提供一點權限上的便利。
???B:閣下有需要我自然不會拒絕,可是繞過議會我們能動用的人手和資源也會受到限制……
???A:請您相信我,正如我相信您一般。有您的配合,我會讓一切都默默地回到常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