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燼戰線:戰役行動/Sweet Home II

來自萌娘文庫
跳轉至: 導航搜索

手機遊戲《灰燼戰線》2024年3月12日戰役行動劇情:疾走天堂。作者:餘燼組(Embers Studio)

灰燼戰線:戰役行動/Sweet Home II ◀︎ 灰燼戰線:戰役行動/Sweet Home II ▶︎ 灰燼戰線:戰役行動/Sweet Home III

Panzerwerfer:營地的代表是怎樣一個人呀。
代理人:非要概括一下,是個理想主義者。
Panzerwerfer:哎呀,代理人用了一個我很難理解的詞。
代理人:也就是追夢之人。
虎II:聽起來像是弱者。
代理人:不要這麼絕對,從某種角度來說,
代理人:所有的人類和DOLLS,都是被概念和體系束縛的弱者。
代理人:當然,理想主義者確實是其中尤其脆弱的一類。
代理人:不過那些歷史上的奇蹟之舉也只有敢做夢,
代理人:並且執著於把夢境帶到人間的理想主義者才可能完成。
虎II:那個男人看上去不太像這類奇蹟的締造者。
代理人:我很想說與你有同感,
代理人:但是在結果呈現之前,我也不能過分武斷。
Ta183:閣下打算如何處置利維埃拉呢?
代理人:雖然沃爾特本質不是惡人,可我擔心他對理想的堅持會使他的追隨者受到傷害。
代理人:明日你們隨我分頭觀察營地的情況,我需要根據實際的情況作出判斷。
Ta183:如果退役後找地方隱居,這裡看起來還不錯……
代理人:你才剛服役呢……

[翌日,我再次造訪了沃爾特的宅邸。]

[他依然熱情地招呼了我,並向我展示了桌上的微縮景觀模型。]
[模型展現了營地的大致格局,分頭行動看起來似乎更有效率。]
[我簡單地分配了一下任務,工作才正式宣告開始。]

虎II:(就知道那傢伙會公報私仇,居住區分明是所有區域中最大的一片……)
[虎II一邊腹誹著代理人的不義,一邊悠閒地踱步於居住區小道上,]
[嘴裡啃著隨身攜帶的烤豬肘。]
[利維埃拉的居住區規劃得棋盤般工整。]
[一座座平房如列兵方陣一般井然排列在平整的地面上,形成阡陌交錯的小徑。]
[房子都是用黃泥和磚塊砌成,]
[但各家的牆壁都用不同色彩的布條和油漆進行了裝飾,並不顯得單調呆板。]
[家家戶戶的房頂和窗台都多少放著一些鮮花或是綠植,更是讓環境變得清新怡人。]
[由於是工作時間,居住區靜悄悄的,不聞人聲。]
[然而正是這樣的寂靜讓虎II捕捉到了一絲細小的動靜。]
虎II:哪來的老鼠,給本小姐滾出來!別偷偷摸摸的。
???:哇!
[驀然轉身的虎II看到的只是巷角一閃而過的衣角。]
[她順勢蹬地,身體如弓箭離弦般彈射了出去。]
[這一步直接跨過了一整個巷區,]
[她以近乎直角的軌跡再度扭身前躍,落在了目標的面前。]
虎II:什麼嘛,怎麼是個小孩子?
男孩:媽呀!妖怪!
虎II:胡說什麼!你見過這麼天生麗質的妖怪?
虎II:我不打你,只是想問你為什麼要跟在我的身後。
[瘦弱的少年大氣都不敢出,沉默不語。]
[虎II循著他的目光望去,最終發現了孩子視線的落點。]
虎II:你該不會是想吃這個吧……
[她晃了晃手頭啃得所剩無幾的豬肘。]
[少年用力地點了點頭,嚥了口唾沫。]
虎II:好的,我們來公平交易。
虎II:你帶我逛逛這個居民區,並回答我的一些問題,
虎II:作為獎勵,我會給你一根完整的豬肘子。
男孩:好呀,不過這樣大姐姐不是吃不到了。
[虎II用嘴撕下手頭豬肘上的最後一絲筋肉,隨手把骨頭向後一拋,]
[如變戲法般地從衣服中取出兩根完整的烤豬肘,香氣撲鼻。]
虎II:給,一人一根,本小姐怎麼可能毫無準備。
男孩:慢著,沃爾特先生說,不能在街上亂扔垃圾。
[虎II臉一紅,回身拾起了自己製造的垃圾。]
[就這麼,一高一矮兩個身影毫無形象地啃著豬肘繼續在小巷中穿行。]
虎II:……那幾塊畫線的空地是用來做什麼的?
男孩:如果有新人到來,沃爾特先生就會幫他們建造新的房屋。
虎II:為什麼家家戶戶都會養花種草呢?這裡的工作不是很忙麼?
男孩:沃爾特先生說,生活裡如果缺少……
男孩:詞我記不得了,那就只是在生存而不是生活,
男孩:所以讓我們一定要在房子裡外放鮮花或者綠葉。
虎II:你好像挺聽那個沃爾特的話麼。
男孩:沃爾特先生很有學問,有時晚上他還會召集我們聽他讀書講課。
虎II:(……學問,如果我有這種東西,)
虎II:(是不是就不會每次都被那個可惡的代理人言語擠兌了。)
[沒逛多久,一隻完整的豬肘再次變成了光禿禿的骨頭。]
[想起營地的衛生要求,虎II把骨頭遞給少年。]
虎II:去幫我扔了……咦,你怎麼也吃完了,
虎II:這麼狼吞虎嚥的,是平時吃不飽飯麼?
男孩:沒有啊,雖然這裡吃不到像這麼大塊的肉,
男孩:但比離開City之前住的地方好多了,不管是吃的還是住的。
虎II:(看來並不存在那傢伙擔憂的食物短缺問題。)
男孩:要不我帶你去吃東西的地方看看?
虎II:那裡現在有人能說上話麼?
男孩:只有一個廚師大娘,她做的菜還挺好吃的,
男孩:我有時候會早點去,她心情好會給我一點零食吃,嘿嘿。
虎II:好,帶我過去,這樣我們的交易就完成了。
男孩:好嘞!
[少年蹦蹦跳跳地引領著虎王向居住區的邊緣走去,]
[不久,兩人來到了一座雙倍於普通住宅大小的磚房前。]
男孩:這就是利維埃拉的食堂了。
虎II:……唔,好香。
[房內傳來食物的香氣,再次勾起了她如無底深淵般的食慾。]

代理人:記住,我是讓你去考察下營地是否存在糧食問題,
代理人:不是讓你去製造糧食問題。
代理人:我們要廉潔辦公,不準吃別人一口肉喝一口湯,聽到沒有?

虎II:(又給這個可惡的傢伙佔到了先機。)
大媽:又這麼早就來了,小鬼,午飯時間還沒到呢,
大媽:是來騙吃騙喝的吧,今天沒有多的,你自個去外頭玩吧。
男孩:不是啊,她說要參觀這裡的食堂,我就帶來了。
大媽:新來的麼,哎呦,好標緻的姑娘……
大媽:等等,這個制服,你該不會是DOLLS吧。
虎II:沒錯,我的名字是虎II。
大媽:哎呀呀,果然不是人類的名字,來這個營地還真是能讓人開眼界。
大媽:我還是第一次這麼近距離和DOLLS接觸,更別說交談。
虎II:畢竟在City我們被禁止進入人類的生活區。
大媽:這裡的人分別來自五大學聯,
大媽:以前從沒想過會和其他學聯的人有什麼交際,
大媽:現在甚至連DOLLS都出現在營地了,真有意思。
虎II:哦?那你來自哪個學聯?
大媽:我是從紅色十月過來的,
大媽:我的丈夫很早就死在了那片凍土,在對抗北方學聯貴族的戰鬥中犧牲了。
大媽:後來,我的兒子加入了紅色十月同盟學聯,本來學聯給了我們不錯的待遇。
大媽:幾年前,他突然跟我說,
大媽:自己要去一個叫古拉格的地方,然後就跟著學聯的車走了,
大媽:從此就沒了音訊,想必也是為學聯捐軀了。
大媽:老太婆我孜然一身無牽無掛,就到這裡來碰碰運氣了哈哈哈哈。
虎II:那個小鬼呢?
[食堂大媽突然哈哈大笑,然後故作神秘地對虎II搖了搖手。]
[待到確認少年已經自個兒跑遠之後,大媽才示意虎II靠近。]
大媽:這孩子啊……父母都死於鈾爆,
大媽:他恰巧去了很遠的地方參加學校組織的旅行才避過一劫,
大媽:收養他的福利院還在與教會的戰爭中被摧毀。
大媽:幾個本就打算投奔利維埃拉的當地人把他帶了過來,據說還得了什麼……
大媽:應激什麼的病,好像都忘了之前的事。
大媽:在營地接觸了一些同齡人好不容易走出來了一些,
大媽:小姐你就可憐可憐他不要再提這些啦。
虎II:好吧,我道歉。這麼看來,營地相當於是給了這些人第二個家?
大媽:我不敢說全部,但會來的人多多少少都有些緣由,
大媽:不然誰又捨得輕易放棄城裡的一切跑到這窮山僻壤來呢?
虎II:你這麼說,我聽不出你到底是喜歡還是不喜歡這裡。
大媽:那當然喜歡,窮鄉僻壤怎麼了?也不是所有人都喜歡城市啊。
大媽:沃爾特先生是個好人,組織大家進行生產,給提供我們食物,
大媽:還努力幫我們解決各種生活問題,我們都很感謝他。
虎II:這裡的食物是人人有份的麼?
大媽:是啊,這一片居民區的伙食是我負責的,每個家庭會按照配額來領食物。
大媽:不過偶爾也會有幾個小饞貓會來混吃,
大媽:哈哈哈哈,我要是有多的偶爾也會給他們一點。
虎II:(配額,總覺得是個聽起來讓人不太愉快的詞……)

代理人:另外……別以自己的飯量來衡量食物的供應情況,
代理人:普通人要是都和你一樣,饑荒就無處不在了。

虎II:(為什麼又想起了那傢伙!)
虎II:明白了,多謝……這幾根烤香腸先放這兒,留給那孩子吃。
虎II:小鬼頭瘦得跟猴似的,不多吃點以後多半弱不禁風,我就先走了。
大媽:哦,不留下來吃頓飯麼?跟小鬼說沒剩只是怕他養成混吃惡習。
虎II:某個傢伙說過不能吃營地一塊肉一口湯,我不想被嘮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