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燼戰線:戰役行動/Sweet Home III

來自萌娘文庫
跳轉至: 導航搜索

手機遊戲《灰燼戰線》2024年3月12日戰役行動劇情:疾走天堂。作者:餘燼組(Embers Studio)

灰燼戰線:戰役行動/Sweet Home II ◀︎ 灰燼戰線:戰役行動/Sweet Home III ▶︎ 灰燼戰線:戰役行動/Sweet Home IV

Ta183:(……工業區,應當有很多機械設備吧,)
Ta183:(聽起來有些危險,希望我的出現不要造成什麼事故……)
Ta183:[根據沃爾特的縮略圖,Ta183來到了遠離居民區的一片工業區。]
Ta183:[然而她並沒有看到想象中的熱火朝天景象,]
Ta183:[只看到一名身著斗篷,膚色黝黑的健壯女子守著一個幽深的洞口。]
Ta183:[女子似乎早知道了Ta183的到來,面露和善的笑容向她招了招手。]
女工:是代理人閣下讓您來的吧,沃爾特先生說讓我帶你參觀我們的礦場。
Ta183:礦場?
女工:是啊,這裡可是我們營地的命脈之一哦。

代理人:聽好了,一個當代人類聚落除了食物,能源和資源也是必不可少的,
代理人:他們造房子需要石頭,生火需要燃料。
代理人:即使他們自稱過渡期,那也得為遷徙後的生活做自給的準備。

Ta183:那這裡主要出產什麼資源?
女工:石油和煤炭,挖出來的泥土和石頭正好給營地造房子。
Ta183:這附近的資源這麼豐富麼?
女工:聽其他人說,好像是因為這裡以前有一頭很大很大的災獸,
女工:用什麼能力製造出了這些資源。
Ta183:原來如此……
Ta183:(多半是黑新娘對時間的影響,)
Ta183:(讓附近原本需要千百上萬年方能產生的化石能源加速形成了。)
[乘上簡易的升降梯,帶上女礦工給的頭燈與面罩,Ta183來到了地底。]
[昏暗沉悶的礦井下,密密麻麻地閃爍著點點頭燈的白光,]
[周圍傳來嘈雜的鑽探與敲擊噪音。]
[熱情四射的大生產景象終於呈現在了她的眼前。]
[出乎她意料的是,這裡的工作方式並沒有那麼原始,甚至機械化程度相當之高。]
Ta183:這裡的設施都是你們建造的麼?
女工:哦,那倒不是,我來的時候這裡已經完工了。
女工:建造這座礦井的應該是最早來這裡的幾個營地創始人,
女工:我沒能親眼目睹,真的就是奇蹟對不對?
Ta183:這些設備看起來價值不菲。
女工:好像是的,這些設備都是沃爾特先生用自己的財產購買的,真是個慷慨大方的人。
女工:聽說沃爾特先生家境非常富裕,本也沒必要過得這麼辛苦,他是為了我們才做的這些。
女工:唉,要是City的有錢人也都能和他一樣善良,我們也不會離開了。
Ta183:既然那麼辛苦,那你們為什麼要離開City加入利維埃拉呢?
女工:啊哈哈哈,辛苦只是對於沃爾特先生這類人而言的,對我們來說跟以前比起來已經是天堂了。
女工:我們之中很多人都在City邊境的非法煤窯或是礦山工作過,
女工:是以前的工作夥伴在City認識了營地的人,把我們介紹了過來。
女工:原來那些地方的大部分工作都必須用手工完成,
女工:連長達幾百米的隧道也是用十字鎬一下下敲出來的,哪有這麼多機械可以用。
男工A:就是就是,比以前不知道好多少。
男工A:小姐現在你帶的這個面具能夠抵擋地下的不少毒氣和粉塵,在這兒的工作的人都得戴。
男工A:而在City那幫老爺們的礦裡,這些東西只有幹部才給分配。
男工A:我們礦工只能指望自己的體質了。
男工A:以前,我礦上有個老頭,最後得了種怪病,
男工A:哪怕站著不動都喘,上頭以為他年紀大了幹不動活,
男工A:直接就給攆了出去,聽說沒多久就歸天了。
女工:這裡的工作時長要求也比原來要短,
女工:以前為了完成下發的指標,即使帶著傷病也要硬著頭皮上崗,
女工:最後還得擔心薪水能不能養活家人。
女工:而現在壓根就不用操心這些問題。
女工:工作完成以後附近的食堂馬上會有熱氣騰騰的飯菜吃。
男工A:而且,我們都知道,手頭幹這些活都是為了營地和後來人,
男工A:怎麼說也比單純給老爺們賣命最後只拿幾個鋼鏰兒有意義多了。
[周圍礦工七嘴八舌地附和著,彷彿在他們眼中,自己已經身處現實中的烏托邦。]
Ta183:(看上去依然是強度很高的工作,在對比之下竟然能如此美化。)
Ta183:(真不知這些人以前所在之處是何等人間地獄。)
[這時,周圍突然傳來一聲轟響。]
Ta183:(怎麼回事……糟了,這地方果然不應該讓我來。)
[她的第一反應便是災獸活性化,怕引起周圍的恐慌沒有說出口。]
[畢竟厄運往往不會放過這種充滿隱患的場所。]
女工:怎麼回事?!
男工A:好像是升降機那邊的聲音!
Ta183:啊……是我……
Ta183:(沒想到如此立竿見影……)
女工:不關你的事,應該是上週修好的地方又壞了。
Ta183:我跟你一同去看看。
[兩人一起奔向發出聲音的方向。]
[只見升降機平台四角的鋼索已經斷裂了一根,另一根正在發出奇怪的傾軋聲。]
[平台中央站著一名年輕的礦工,正張開雙手努力平衡著自己的身體,]
[生怕自己的動作再給本已搖搖欲墜的平台添加任何衝擊。]
女工:快跳上來啊!
男工B:可是……我怕跨一步這個台子就垮了……
[升降機距離下一層有數十米的高度,一旦墜落非死即殘。]
女工:你這麼晃來晃去的垮得更快!
[平台上的少年戰戰兢兢地試圖前傾身體放低重心,]
[並用目光測量著自己雙腳與平地的距離。]
[看似不是一步能夠跨越的距離,且不能保證蹬地的衝擊不會加速鋼索的斷裂。]
[跨出去的結果或許是當即墜落,可繼續等待也遲早會迎來壞的結果。]
女工:糟了,這孩子太猶豫了……
男工B:……救……救命……
[他的雙腿開始發抖,但這只是加大了平台的振動強度。]
女工:啊,DOLLS小姐,危險!
[只見銀髮少女快速走上前,單手平伸,穩穩地抓起了那根斷裂的鋼索。]
[平台頃刻間停止了晃動,如同畫面突然被攝像機定格。]
Ta183:好了,上來吧。
男工B:哎?可是……
[少年盯著她那貌似還不如鋼索粗壯的手臂,猶豫不決。]
Ta183:放心,即使整個平台我都能托住,快過來吧。
女工:這位小姐是DOLLS,相信她,快跳吧。
[多方鼓勵下,男孩終於兩步並作一步跳下了平台,來到了安全的地方。]
[隨後在瞠目結舌的礦工們的注視下,]
[Ta183如挽棉紗線一般,將斷裂的鋼索輕鬆地打了個結,暫時固定在了半空中。]
Ta183:我只能做這麼多,修理靠你們了。
男工B:……謝謝你,DOLLS小姐。
Ta183:沒什麼,這個平台之前也出過事故麼?
[周圍礦工均是神色一黯。]
女工:……是的,半個月前,升降機的鋼索就斷裂過一次,
女工:有一位同志不幸犧牲,還有一位失去一條腿。
Ta183:那為什麼短期內會讓同一種事故發生第二次?
女工:說來慚愧,應該是我們的技術有限。
Ta183:……我會向代理人閣下報告這個情況。
[用備用的升降梯將Ta183送上地面,女工顯得有些忐忑不安。]
女工:希望剛才的事故不要讓營地給你留下不好的印象,
女工:我們也是盡力地在維護工作環境的安全。
Ta183:放心,我只會如實把情況彙報給代理人閣下。
Ta183:DOLLS並沒有真正的情緒,因此也不會出現人類所謂添油加醋之類的行為。
女工:或許營地還有很多不足之處,但我們真的會努力改善的。
女工:之前一次事故發生之後,
女工:沃爾特先生給犧牲的同志舉辦了莊重的葬禮,傷者也妥善安置在家中,
女工:沒有人對這一切有怨言。
Ta183:啊,不是,這和你們的滿意與否……
[女子突然掩面哭泣了起來。]
女工:……拜託,求您了,我不知道代理人閣下為何而來,
女工:但真的希望他能高抬貴手。
女工:這裡就是我們最後的家,請不要奪走我們現在的生活。
女工:我真的不想再回到過去了……
Ta183:(這是誤會了什麼吧……但真的是誤會麼,)
Ta183:(代理人閣下的想法我也不是很明白,)
Ta183:(如果人類的話面對這種情緒應該選擇諸如安慰之類的應對方式吧。)
Ta183:你不要哭,代理人閣下也不是以取締為前提來這裡視察的。
女工:是麼?
Ta183:生產事故任何地方都難免發生……大概,閣下是明理之人,不會吹毛求疵。
女工:謝謝代理人大人,謝謝……
Ta183:(唉,多少有些明白憐憫是什麼感覺了,)
Ta183:(代理人閣下如果真的有什麼想法還是幫忙說個情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