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燼戰線:特殊劇情/後方無戰事I

來自萌娘文庫
跳轉至: 導航搜索

手機遊戲《灰燼戰線》2024年5月7日活動特殊劇情:真誠之心。作者:餘燼組(Embers Studio)

灰燼戰線:特殊劇情 ◀︎ 灰燼戰線:特殊劇情/後方無戰事I ▶︎ 灰燼戰線:特殊劇情/後方無戰事II

[“和平”讓人倦怠。]
[如這初升的朝陽,將不溫不火的光線平均地鋪向世間,讓人們乾脆地忘卻了冷與暖的感觸。]
[就這群或是鼻尖齒銳、或是腦滿腸肥的貴人而言;]
[他們在烏雲密佈、雷雨交加的時候高聲宣講、手舞足蹈的樣子更像是活著的“精銳”;]
[而在這和煦的空氣甚至掀不起半層波浪、推不出一絲波紋的時候,他們就像癱在旱地上的鯰魚一般,死氣沉沉地耷拉在椅子上。]
[——趁著天色尚好,開個小會。]
[也不需要多興師動眾,兩個部門,三五個人,省得鬧騰,擾了這普天之下的和氣。]
[財政部事務官在一張空空如也的椅子邊坐定,卻死死盯著對面那張空空如也的椅子。]
財政部事務官B:希爾斯堡爵士今天不來參會嗎?
防務部事務官A:您如果想他了的話,可以去他的辦公室一睹他帥氣的睡顏,他一定會客客氣氣地招待您——如果您門敲得夠大聲的話。
防務部事務官B:說起來尊敬的道頓爵士呢?
財政部事務官A:不是在和他的內人吵架,就是在夢中和他的內人吵架。
防務部事務官A:那敢情好……
[他把目光投向了整個屋子裡唯一坐得筆挺、戴著金邊眼鏡的知識分子。]
防務部事務官A:……我相信今天的問題很快能得到解決。
財政部事務官A:一開始就不存在什麼問題。我們只是喝喝咖啡,聊聊天,順便看能不能回收一點給內閣官員買咖啡豆的錢。
財政部事務官A:我想各位也發現了,學聯目前還在運用的一些舊型號的DOLLS已經跟不上我們進一步深入邊境奪還礦脈的需求。
財政部事務官A:恕我直言,也許是她們糟糕的性能,將我們投入的資源在短時間內、極高效地重新轉化成一塊塊完美的廢鐵。
財政部事務官A:因此……
[他煞有介事地拍了拍手上那疊不太薄也並不太厚的資料。]
財政部事務官A:我們第一季度的數據可以說——堪稱完美。
財政部事務官B:估計老爵爺看到以後肺都要氣炸了。
防務部事務官A:……我們倒是可以讓造價更高的新型號DOLLS去前線替換她們,可是一來DOLLS的損耗和她們型號的新舊不一定有決定性的關係,二來——
防務部事務官A:研發、改進、生產新型號的DOLLS仍然需要你們的……大力支持。
財政部事務官B:您的意思是?
防務部事務官A:您應該是事務官吧?
財政部事務官B:什麼?
防務部事務官A:您似乎長了一雙政務官的耳朵。
財政部事務官A:您似乎喜歡擺出一副政務官的架子。
防務部事務官A:失敬失敬,您們說了算。那就恕我解釋一下。如您所說,這裡一開始就不存在什麼問題,這些都是為了我們能在邊境獲取更多資源的必要消耗。
[財政部事務官板著臉,不露聲色地看著他。]
防務部事務官A:而如果要處理這件事的話……
[防務部事務官做出了一個“錢”的手勢。]
財政部事務官A:可以。但我們需要一個“可靠”的方案。
[趁著這位大員猶疑的間隙,眼鏡兒試探性地清了清嗓子。]
技術官:不知道各位還記得“飛龍”嗎?
[主事的財政部事務官皺了皺眉頭,望向了防務部事務官。]
[而防務部事務官大眼瞪了一會兒小眼,又把目光投向了技術官。]
[技術官轉過頭,似乎是在提醒防務部的兩位先生。]
技術官:由彼得先生提出的W.34設計案,還有印象嗎?
[剛才因為技術官的咳嗽而表現得有些不太樂意的防務部大員遲疑了半晌,終於決定扭過頭向同伴求助。]
防務部事務官B:……彼得……是誰來著?
[他的同伴“聚精會神”地聽講,似乎沒聽見他說什麼。]
[眼看大家都沒有反應,本就不善言辭的技術官先生也有些焦急了起來。]
技術官:最初是弗里曼爵士、羅伊先生和彼得先生三個人討論出的B1/44提案,之後……
財政部事務官A:要不,您乾脆順便給我們介紹一下特里維廉爵士的生平如何?
[財政部大員突如其來的不著邊際式的提問打斷了技術官的陳述。]
[所有人醒了醒神,接著面面相覷,然後步調一致地將目光投向了他。]
[看見技術官不答話,財政大員聳了聳肩,似乎是默契地看了看身邊的同事,接著兩人不約而同地笑了起來。]
財政部事務官A:別緊張,別緊張。我們今天不是來參加文官考試,也不是來猜字謎的,您說是吧?技術官先生。
財政部事務官A:我的意思是……您不需要鋪陳那麼多前情,我們無非是需要一個簡單、直接、快速的解決方案。
財政部事務官B:請您用我們都聽得懂的、直白明瞭的語言陳述。
技術官:唔……好的。
技術官:之前由防務部投入參與、D先生主導研發的韋斯特蘭學院“飛龍”項目目前已通過最終測試,各項測試數據良好。
技術官:如有需要,可立刻投產,替換目前尚在邊境執行任務的舊機型包括火把、格鬥士等。
[忽地吱呀一聲,門不知被誰推開了。]
[剛才悠閒地耷拉在椅子上的防務部大員的身子一下抖擻了起來,而財務部的二人則不緊不慢地假裝低頭清理起了文件。]
[似乎大家都在一瞬間收起了作態,等待著貴賓的大駕光臨。]
[——一個微胖的男人從門縫中鑽了進來。]
[他理著大背頭,西服在他的身上顯得有些侷促,站姿卻比周圍大員們的坐姿還要紮實一些。]
[他向屋內掃視了一圈,發現防務部的大員又順著椅背縮了下去。]
防務部事務官B:您出現得真是時候,我的“胖爵士”閣下。
[微胖的男人聳了聳肩。]
財政部事務官C:看來你把我當成了別人,抱歉我來晚了。
防務部事務官A:沒事,畢竟咱們並非是開什麼“會”,而只是隨便聊聊天而已……
財政部事務官C:很抱歉,尊敬的閣下。
財政部事務官C:您也知道,每個部門總有那麼些嘮嘮叨叨的人,為了一點不足掛齒的小事耽誤時間,影響效率……
財政部事務官C:……這裡是我的座位嗎?謝謝。
[他巧妙地迴避了防務部主事人那刺眼的目光,然後從容地入了座,接著不緊不慢地說道。]
財政部事務官C:剛才隱約聽見各位在談論“飛龍”的事情。
財政部事務官A:怎麼?您聽說過這個項目?
財政部事務官C:略有耳聞罷了,畢竟,這個項目磨了好幾年了,也消耗了不少經費。
[不知道是不是注意到了技術官那與暖黃的朝陽格格不入的銀邊眼鏡上刺眼的反光,微胖的男人突然向他轉過了頭。]
財政部事務官C:您是?
[室內安靜了一小會兒,技術官這才發現微胖的男人正向自己問話。]
技術官:您好閣下,我是航空研究院的技術官。
財政部事務官C:哦,席琳女士的同事?
技術官:廣義地說,算是同僚,但是並沒有一起共事過。
財政部事務官C:原來如此。
財政部事務官C:說實話,您專門提到“飛龍”作為替換舊型號DOLLS的方案,我感到有些驚訝。
[男人微微頓了一下,似乎在等待技術官的反應;而技術官只是默不作聲。]
財政部事務官C:……聽說這個方案是韋斯特蘭學院聯合創辦人的大公子親自提出來的,但是不想研發進行到一半,這位大公子竟捲起圖紙跑路了……
財政部事務官C:雖然大公子和他老爹的關係不好是眾人皆知的事實,但沒想到他竟然能做出如此離譜的事情。
技術官:……彼得先生不是您想像的那種人。
財政部事務官C:風言風語而已……反正我們也不過就是閒聊,不是嗎?
[財務部的主事官默契地朝著胖子點了點頭,表示肯定。]
財政部事務官C:別人的家事我們先放在一邊,來說說飛龍本身的問題吧。我聽說她的ARMS又笨又重,無論是起降還是爬升都表現平平,並且……
財政部事務官C:在試飛的時候屢屢出現事故,最離譜的一次——引擎竟然在空中與ARMS脫離,順勢砸進了生產車間,導致一名技工重傷……
[防務部的官員聽著一個財務部的事務官滔滔不絕地講著防務部參與的項目的故事,倒聽得入神了。]
技術官:……您是從哪兒知道的這些消息。
財政部事務官C:在這麼小的一個“院子”裡,只要你肯下功夫,沒有什麼事情是能藏得住的,比如時常到“俱樂部”坐一坐,聊一聊……
財政部事務官C:然後您就會發現,很多事大家不是不知道,而是在適當的時候知道,在不適當的時候不知道而已。
[防務部的主事忍不住“咬了咬”技術官的耳朵。]
防務部事務官A:……真有這回事兒嗎?
技術官:真有這回事兒。
[技術官敞開嗓子說了出來,彷彿那從來就不是什麼秘密,也從來不是什麼值得掩蓋、或者丟人的事兒。]
技術官:不過……
財政部事務官C:不過?
技術官:……那已經是幾年前的舊事了。甚至在那個時候,飛龍都還不叫飛龍。
技術官:這些年在我們的協助下,韋斯特蘭學院對飛龍進行了持續改進,不僅降低了ARMS的重量,而且起降和爬升性能也有了極大的改善。
技術官:如今的飛龍,已經不是當年的“TS371”了。她已經完全可以應對目前任何形式的災獸作戰任務,並且,還有不斷改善的空間。
[說著,技術官拿出了藏在桌下的公文包,從公文包裡掏出一疊整理得整整齊齊的資料,試圖遞到微胖男人的手中。]
[微胖的男人戲謔地抬了抬眉毛,然後把那疊厚厚的紙推了回去。]
財政部事務官C:我不過是一個擺弄數字的庸人,怎麼看得懂這些高深的資料。
財政部事務官C:不過,既然我們堂堂王立白薔薇航空研究院的技術官如此力薦,不如,我們去拜訪一次韋斯特蘭學院,近距離領略一下改良後的韋斯特蘭飛龍的風采。
財政部事務官C:不知各位意下如何?
技術官:當然沒問題。
財政部事務官A:沒問題。
[像是搶答一樣,技術官的聲音反而搶在了財務部主事的前頭。]
[“沒問題”三個字默契地重合在了一起,形成了這個空間中不多見的渾厚聲場。]
[微胖的男人氣定神閒地望向防務部的主事。]
財政部事務官C:您覺得呢?
防務部事務官A:當然,我們也想一睹“如今”的飛龍究竟是什麼模樣。
財政部事務官A:既然各位都沒有意見,就勞煩防務部的先生們安排一下了。
財政部事務官A:那麼,今天到這裡就結束吧。各位先生……
[財務部主事的緩緩伸出右手,防務部的大員趕緊迎了上去。]
財政部事務官A:……祝一切順利。
防務部事務官A:祝一切順利。

[財務部的事務官們前腳剛踏出房間,防務部的大員就在後邊嘀咕了起來。]
防務部事務官B:本來還說耗損上截不下經費的話,項目經費多少能有點甜頭。如今防務部也不比當年沒有維修會的時候風光了……
防務部事務官B:那傢伙冷不丁就拋出一個“飛龍”項目來……
防務部事務官A:也好,反正投入新項目,也是折騰。撤換的話,我們無非就去盯盯部件和造價,也方便不少。
防務部事務官A:而且,要飛龍的性能真有那位技術官拍胸脯打包票的那麼出色的話,大家的面子上有光,也就沒人在乎哪個部件多少錢了。
防務部事務官B:那……撤換回來的DOLLS怎麼辦……?
防務部事務官A:讓沒投入作戰的提前撤回來,報成多的生產量就行了。
防務部事務官B:大家渠道都靈通……怕是……
防務部事務官A:不過幾個廉價的DOLLS,小錢而已。白紙黑字做好,他們哪怕知道了,拿不到直接證據,睜眼閉眼也就過去了。
防務部事務官B:可是……
防務部事務官A:都這麼多年了,還這麼前怕龍後怕虎?
防務部事務官A:放心吧,在這個牛鬼蛇神都自顧不暇的時代,沒有什麼比這點“微不足道”的富足更重要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