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燼戰線:特殊劇情/後方無戰事III

來自萌娘文庫
跳轉至: 導航搜索

手機遊戲《灰燼戰線》2024年5月7日活動特殊劇情:真誠之心。作者:餘燼組(Embers Studio)

灰燼戰線:特殊劇情/後方無戰事II ◀︎ 灰燼戰線:特殊劇情/後方無戰事III ▶︎ 灰燼戰線:特殊劇情/撥弄羅盤的人I

[同一時刻,在航空研究院的辦公室裡,在東南西北風中,正下著一場凌亂的驟雨。]
防務部事務官B:你踏馬的……!
[這聲怒罵,應該比那場叢林的大撤退時人們絕望的哀號還要響亮。]
防務部事務官B:開會的時候莫名其妙地拋出個什麼“飛龍”項目,還信誓旦旦地說什麼“性能絕對沒有問題”!
防務部事務官B:那群外行人放個什麼屁,你就趕緊去接著,現在倒好……!
技術官:我這不是想替您們省錢嗎?有現成可靠的項目,總比從頭開發要……
防務部事務官B:你是想替我們省錢,還是想替他們省錢……?
技術官:當然是替您們……
[防務部大員的臉不自然地抽搐了幾下,然後擠出了一個似笑非笑的表情,湊到了技術官的耳邊。]
防務部事務官B:我就不太明白了,那些舊型號的DOLLS作戰經驗那麼豐富,前線守得是穩穩妥妥……
防務部事務官B:你卻偏要順著財務部的意思,派一個引擎供應都沒理清楚、ARMS都還沒有投入量產的飛龍去接替火把……
防務部事務官B:在飛行測試的時候完美地把問題藏下來,還專門花大把時間寫了洋洋灑灑的報告提交給上邊……
技術官:我沒有隱藏任何問題。
防務部事務官B:你費這麼大功夫,處心積慮地做這麼多損人的事兒,到底能得到什麼好處?
技術官:我沒有想得到什麼好處,我只是如實報告了情況而已。
防務部事務官B:好!好一個如實報告情況……那引擎變更的事情你為什麼沒有報告!
技術官:引擎變更的事情我在飛行測試時已經講解了,並且也在報告裡提交了。
防務部事務官B:是,你沒錯,你一點兒錯都沒有!那!錯!究竟出在哪裡!?
技術官:我沒有料想到羅羅工廠會突然決定停止引擎的後續開發和生產……
防務部事務官A:現在再探究這麼多也沒用了。項目是前任批的,羅羅是惹不起的,臉是要希爾斯堡爵士丟的,鍋是要我們背的……
防務部事務官A:就說這個事情,該怎麼解決吧。
技術官:……我會引咎辭職的。
防務部事務官A:引咎辭職?您捅了天大的簍子,然後就拍拍屁股走人了?您這如意算盤可打得真不錯。
技術官:那……我要怎麼辦。
防務部事務官A:我要的是解決方案,我剛才已經說過了。
技術官:合理的方案的話,只能夠緊急撤回飛龍,讓火把重回崗位……
防務部事務官A:消息早就見報了,DOLLS也披著“最新型”的名號大張旗鼓地送出去了,說撤回就撤回?
防務部事務官A:……堂堂白薔薇的面子往哪兒擱,我防務部上上下下的烏紗帽又往哪兒放?
技術官:我會把責任全攬在我一人身上……
防務部事務官B:你踏馬的攬不起!
[這一聲喝,如暴雨中炸響的驚雷——他可是指著鼻子罵的,那瞬間牆和人都在顫抖。]
[三人在這不和諧的氛圍中沉默了半晌,終於還是防務部的人開了口。]
防務部事務官A:算了吧……就憑你這榆木腦袋,也想不出什麼好的方案。
防務部事務官A:但是……
[這次是主事的大人向他湊了過去。]
防務部事務官A:希望您……聽話。
技術官:……知道了。
[主事的大人點了點頭,彷彿是滿意地扭動了門的把手,然後大搖大擺地走出了辦公室。]
[倒是他身後的另一名大員,惡狠狠地對著技術官“哼”了一聲,接著氣沖沖地摔上了門。]

防務部事務官A:……你該不會真的生氣了吧?
防務部事務官B:你什麼意思?鬧出這麼大的事,我們還得拉起手跳個舞慶祝不成?
防務部事務官A:那倒不至於。不過,以後在航空研究院有個聽話的傢伙,對我們來說倒不是壞事。
防務部事務官B:以後以後!現在這個事兒該怎麼解決!?
防務部事務官A:這還不簡單,最近各學聯深入邊境腹地的DOLLS們不是偶爾會遭遇一些新型災獸嗎?
防務部事務官A:那些傢伙的降解物必定有一部分也流到了“市場”上……
防務部事務官B:……您的意思是?
防務部事務官A:有了這些東西,我們就可以塑造出一個強大的敵人,把這次的事打造成一個偶發的事故、一次突如其來的襲擊、一場艱難的作戰……
防務部事務官A:而換防飛龍的決策,也會成為一次英斷;至於飛龍本身……
防務部事務官B:……給她“英雄”的待遇。
[二人相視一笑。]
[——沒有比這更完美的計劃了。]

???:TS371,收到請回復,TS371,收到請回復。
TS371:……
???:TS371,請立即終止當前任務。重複一遍,TS371,請立即終止當前任務。
TS371:……(砰!——呼啦呼啦——)
???:TS371……
TS371:TS371收到。
???:TS371,立即報告情況。
TS371:……引擎失火……(呼啦呼啦)
???:TS371,啟動滅火裝置,保持滑翔……
TS371:(砰——!)
???:TS……1!收……回覆!T……71!……請回復!
TS371:(呼呼呼——轟隆!)

[充斥耳畔的轟鳴之後,是震天的巨響。]
[凜銳氣流的切割之後,是灼身的熱浪。]
[任烈火在大地上熊熊燃起,而“我”,在這吞噬一切的火焰中,靜靜地看著,面前的一道道熾紅,在狂亂地躍動。]
[“我”想要爬起來,但“我”的手已經失去了知覺;]
[“我”想要站起來,但“我”的腳已經裂成了碎片;]
[“我”想要仰望天空,但那滾滾升起的黑雲隔絕了蒼青的天穹,將“我”的世界也變成了一片灰黑。]
[在這盛滿灰暗的井底,沒人能聽見“我”的呼救聲。]
[一粒淚水順著“我”的面龐劃下,接著化作青煙,溶入了那灰色的塵埃之中。]
[不是因為灼燒的疼痛;]
[也不是因為對“死”的恐懼;]
[“我”只是不甘。]
[不甘心沒能兌現“我”生的價值。]
[神啊,請憐憫“我”吧。]
[讓我在夢中再一次翱翔天際吧。]

飛龍:……
[一縷光撥散了灰暗,那些鼓著掌發出惡意嘲笑的熾熱星點,那些乘著氣旋遮蔽住天幕的黑色雲團,都消失不見了。]
[她感覺到一粒冰晶還掛在她的眼角——那是她的淚水。]
[接著,一絲溫暖劃過了她的臉頰。]
[她緩緩地睜開了眼。]

飛龍:……你……你是……
[突然,銀髮的武者猛地坐了起來,她下意識地摸了摸空蕩蕩的腰間,沒有摸到慣用的刃物,反而觸到了自己冰涼潤滑的肌膚。]
[她條件反射式地往下看了一眼——]
[接著趕忙用右手護在了衣著單薄的胸前,像一隻受驚的母獅一般,一邊向“座椅”的靠背上蜷縮,一邊亮出獠牙發出低沉的嘶吼。]
[她左手在桌上摸了半天,終於摸到了一個瓶子似的東西,一把抓過來才發現是個小小的燒瓶——裡面還插著一根攪拌棒。]
[她也顧不上那麼多了,至少這還算是個鈍器;她捏著瓶口,用透明的瓶底指著陌生人,戰戰兢兢地說。]
飛龍:你!你是什麼人!?……你究竟對我做了什麼!?
[一邊說著,她左手把單薄的外衣提拎得更緊了。]
[代理人看了看她,又看了看她手中的“鈍器”,苦笑著舉起了雙手。]
代理人:我是在修復……在治療你,飛龍小姐。
飛龍:站遠一點!
代理人:飛龍小姐,請你冷靜一點,我是個人類,我不能,也不會對你構成任何威脅。
[飛龍這才開始打量眼前這個人,一副人畜無害的面相,羸弱的身軀裡藏著一點可憐的連幾升水都燒不開的熱量。]
[看來這個人說的不是假話。]
[但僅憑這一點,並不足以讓她放下警惕。]
[她發現有許多雜亂無章的“觸鬚”連接在自己的身上,興許是方才那套“防禦動作”太過利索的緣故,一部分“觸鬚”已經脫落了下來。]
[而她身邊——無論是桌上還是牆邊,都堆滿了大大小小的儀器。毫無疑問,這裡看起來像是一個實驗室。]
飛龍:這是哪裡?你到底是誰?
代理人:我不能告訴你這具體是哪裡,但是我可以告訴你我是誰。
飛龍:說。
代理人:維修會的現任理事長,你也可以叫我代理人。
飛龍:維修會……?沒聽過的組織。
代理人:白薔薇沒有告訴過你有這樣的組織嗎?
[維修會,飛龍嘗試在腦海中搜尋這個詞彙,然而等待她的,是大腦的陣痛。]
飛龍:嗚……啊啊!
代理人:你的情報體需要緊急修復……冷靜下來,不要去想那些無關緊要的事情。你目前的狀況,具體的來龍去脈,一會兒我會……
[代理人說著想要走上前去攙扶飛龍。]
[咣噹——!]
[飛龍應激似地一揮手,代理人像一片破布一般飛了出去,重重地砸在牆邊的儀器上。]
代理人:咳咳……
飛龍:不要碰我!啊啊——!
[代理人感覺有些氣緊,試著深呼吸,胸口卻隱隱作痛。]
[即便如此,代理人還是背靠著儀器,勉強地站起身來,鼓足力氣大聲喊道。]
代理人:你不想上戰場了嗎!?
[室內不見電光,卻響起了霹靂。]
[這聲霹靂,在凝固的空氣中掀起了巨大的漣漪,在密閉的空間中來回震盪。]
代理人:如果你想變成一塊沒有用的情報廢渣的話,我現在就可以送你回白薔薇。
代理人:但如果你還想繼續戰鬥,去殲滅那些該死的災獸的話,就給我老老實實地坐著,把你那破破爛爛的身體給我修好!
[砰!]
[門被狠狠地撞開了,噴火一臉焦急地衝了進來;代理人立即向她伸出手,做了一個讓她停止的手勢。]
[二人望向了飛龍——]
[她抱著腦袋繼續掙扎了一會兒,接著便像鬆開了發條的玩偶一般,蜷回了冰冷的金屬座椅上。]
[代理人一瘸一拐地走到了她的身邊,默默地把那些懸在半空中的線條接回她的身上。]
飛龍:你……
代理人:我是誰,對於現在的你來說並不重要。
代理人:現在你的第一要務,就是坐在這裡,安安心心地恢復你的情報體,避免進一步破損。
代理人:……我所認識的、那些掛載著鋼鐵雙翼的DOLLS,沒有一個不對天際充滿嚮往。
代理人:我想,你也是一樣吧。
[安靜下來的飛龍沒有回話,只是微微點了點頭。]
代理人:噴火……拜託你留在這裡照看她一下。
噴火Mk.Ⅰ:代理人,您的臉色不太好……
代理人:我沒事……
噴火Mk.Ⅰ:您……
噴火Mk.Ⅰ:……不像是沒事的樣子。
[她轉到代理人的身前,輕輕地扶住了代理人。]
[如果不是這一扶,代理人此時已經躺倒在地上了。]
代理人:謝謝你,不過沒關係,我自己能……
噴火Mk.Ⅰ:不行!
[噴火的反應忽地激烈了起來,她似乎回想起了什麼,緊緊地抓住了代理人的胳臂。]
[但她似乎又立即意識到自己的行為有些過激了,像是做錯事的孩子般臉紅地低下頭,喃喃地說道。]
噴火Mk.Ⅰ:不行……
[接著,她微微鬆開了手。]
[代理人輕輕拽了一下自己的胳膊,卻還是拽不動——終究,還是勝不過她的這份執拗。]
噴火Mk.Ⅰ:……我扶您去醫務室……
代理人:……你陪我去醫務室的話,誰來照顧這個不聽話的刺兒頭呢,親愛的噴火小姐?
噴火Mk.Ⅰ:百夫長呢?
代理人:她可是“插班”來執行任務的,把人帶回來就趕回前線駐地了。
噴火Mk.Ⅰ:……
噴火Mk.Ⅰ:那也沒關係。
[她的話音剛落,另一個“噴火”就從牆邊閃了出來,一臉不悅地站到了鐵椅子的邊上;]
[那眼神彷彿是在說——等你恢復了,看我不好好教訓你。]
[代理人愣了愣神,又轉過頭看了看身邊的噴火的表情——她正對著自己溫柔地微笑著。]
代理人:……奇怪,是我眼花了嗎?
噴火Mk.Ⅰ:怎麼了?代理人?
代理人:沒什麼,我剛才好像看到你的同位體一臉惡狠狠的樣子……
噴火Mk.Ⅰ:都能看到幻覺了,看來您傷得不輕。
[不等代理人回話,噴火就像捧易碎品一樣,抱著代理人向醫務室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