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燼戰線:特殊劇情/撥弄羅盤的人I

來自萌娘文庫
跳轉至: 導航搜索

手機遊戲《灰燼戰線》2024年5月7日活動特殊劇情:真誠之心。作者:餘燼組(Embers Studio)

灰燼戰線:特殊劇情/後方無戰事III ◀︎ 灰燼戰線:特殊劇情/撥弄羅盤的人I ▶︎ 灰燼戰線:特殊劇情/撥弄羅盤的人II

[兩天後——]
[尖嘴猴腮的白薔薇防務部事務官A,此刻正一臉鎮定地坐在代理人辦公室的沙發上。]
[然而沒過兩分鐘,他就開始一邊搓手一邊向門口張望;]
[又過了兩分鐘,他似乎是覺得坐得不舒服,開始在沙發的表皮上四處挪動他的屁股;]
[再過了兩分鐘,他已經不想再坐著了,索性在辦公室裡來回踱起了步;其間小腳趾還撞到了茶几上,差點把代理人唯一一套待客的茶具掀翻在地。]
[——他已經在寢食難安中度過了兩天。]
[本來只要在火把前去打掃戰場的時間點,撿到滿身瘡痍的情報體,或是被燒至焦黑的破鐵塊,這件事就能完美解決。]
[但誰也沒想到的是,半路竟殺出了維修會這麼個程咬金。]
[到時候他們倒是風風光光地給“英雄”辦著“葬儀”,另一邊代理人轉手就把活的“英雄”送上議會……]
[甚至都不用送上議會,就開個記者會向媒體公佈的話……]
[他慌忙打斷了自己的思路——他不敢繼續想下去了。]
[所以,這兩天雖然代理人人在病床上,卻也過得不清閒。]
[雖然鐵娘子想盡辦法為代理人遮風擋雨,掛了無數次電話,也給這防務部的主兒吃了不少閉門羹;]
[但這主兒白天轟炸不說夜裡也不消停,且不說鐵娘子需不需要耗神去應付,這兩天折騰下來,就沒辦了幾件正事。]
[最後,她還是無奈把事兒轉告了代理人。]
[正因為如此,事務官在今天,在這個時點,才終於等到了——]
防務部事務官A:您好您好!代理人閣下,真是好久不見……
[他急匆匆地向出現在門口的代理人伸出了手,也不管代理人的手有沒有抬起來,就緊緊地握了上去。]
防務部事務官A:聽說您不小心摔傷了,學聯諸位都非常擔心您。
代理人:斷了兩根骨頭而已,無足掛齒。
防務部事務官A:哎,您可是City的大英雄,傷筋動骨可不是什麼小事,得多保重自己啊。
防務部事務官A:不過,看到您恢復得不錯,我們也就放心了。
[事務官說著把左手也疊了上來,代理人只感覺到渾身一陣雞皮疙瘩。]
代理人:您有什麼事就說吧。
[代理人有意地繞開了事務官,走到熟悉的辦公桌前,慢慢地坐了下來。]
防務部事務官A:今後,為了避免邊境,特別是涉及到學聯各資源區域管理的混亂,在非接到我方請求的情況下,希望維修會盡量不要插手相關事務……
代理人:我插手了你們的事務了嗎?
防務部事務官A:您看,飛龍是我們派駐到礦區的DOLLS……
代理人:在執行偵察任務時發現災獸攻擊之後,協助擊退災獸並救回傷員,這算是“插手你們的事務”……?
防務部事務官A:哎,那畢竟是在我們的礦區嘛……
代理人:你們的礦區就不屬於邊境了?
代理人:照你的邏輯,我們維修會以後都不用執行偵察任務,你們各自看好自己的大門就行?
防務部事務官A:您這說的……我並沒有這個意思。
代理人:那您是什麼意思?
防務部事務官A:我知道這次是特殊情況,我的意思是……
防務部事務官A:今後如果遇到我們派駐的DOLLS與災獸“正常交戰”的情況,如果我們沒有發出救援請求,就不用專門伸出援手。
代理人:什麼叫“正常交戰”?
代理人:把一個ARMS機能都尚未完善、生產線都尚未完全建立的DOLLS丟上前線,而且是丟到森丘腹地與活性化的災獸血戰,這算是“正常交戰”?
[事務官像被打了一個悶棍般愣了半晌,又做出愁眉苦臉的樣子,唉聲嘆氣地說道。]
防務部事務官A:唉,我們也沒料到事情會發展成這樣,最初我們只是想讓新型號的DOLLS去接替舊型號DOLLS的工作……
防務部事務官A:畢竟隨著戰線的深入,她們都有些力不從心了。所以,我們打算把她們從前線調下來,進行一些偵察、資源回收、以及輔助作戰。
防務部事務官A:而飛龍就是當時航空研究院的技術官給我們推薦的,他拿出了改良後的飛龍方案,拿出了近乎完美的試飛成果……
代理人:近乎完美?真的嗎?
防務部事務官A:如果您在試飛現場,您一定會毫不懷疑的——整個過程就和當年剛看到噴火翱翔在天際時一樣令人振奮。
防務部事務官A:然而誰也沒想到的是,我們的技術官,竟然隱瞞了擅自修改引擎的事實,導致工廠無法完成ARMS的供應。
防務部事務官A:這個可惡的傢伙!他明明告訴我們後續供應很快就能跟上!沒想到,所有人都被他當猴耍了!
[說到這裡,事務官還趁勢一拳敲在了茶几上,似乎在盡情抒發自己心中的鬱悶。]
[代理人眉頭一挑。]
[比起黑十字和紅十月大員們的演技,他明顯還差些火候。]
代理人:這隻茶几可不便宜。
[這時候,事務官才彷彿剛從怒火中回過神來。]
防務部事務官A:啊,抱歉!真是失禮了。這次的事件,都是我們的責任。剛才那些牢騷話,您就當作沒聽到。
代理人:……我對你那些七大姑八大姨的瑣事也沒有興趣。我關心的,只有事件的解決方案。
防務部事務官A:您放心。雖然此事關係到白薔薇的名譽,對外我們不能……說得太直白,但是,這次事件的相關責任人,我們內部一定嚴懲!
防務部事務官A:到時,也希望您多留個情面……
[代理人把手上的資料把辦公桌上一砸。]
代理人:我已經說過了。
代理人:你們對外怎麼掛麵子,怎麼當騙子,對內打算抽誰的筋,打誰的板子,我一點兒都不關心。
代理人:飛龍——你們打算怎麼處理她?
防務部事務官A:……處理?您說笑了……
[事務官掏出手帕擦了擦額頭上的汗珠。]
防務部事務官A:請問,她現在狀況如何?
代理人:你覺得呢?
防務部事務官A:這……我怎麼可能知道,不過……應該還活著?
代理人:你們打算怎麼處理她。
防務部事務官A:您放心,我們會好好對待她的。等她回到白薔薇,我們會贈予她英雄的稱號,然後讓她光榮退役,享受餘生。
[代理人冷冷地哼了一聲。]
代理人:這就是你們說的“好好對待”嗎?
防務部事務官A:……再給她辦個盛大的授勳儀式?
代理人:把她調來維修會。
防務部事務官A:什……?
防務部事務官A:您……您說什麼?
[壯年事務官的聽力似乎突然出現了問題。]
代理人:把她調來維修會,這裡是召集令。
[代理人把啪嗒一聲,在紙角上戳了個章,把這一紙公文放到了桌前。]
[事務官緩緩地走到桌前,呆呆地看著剛剛拿起的那張紙,又狐疑地打量著眼前這位戴著面具的神秘人物。]
代理人:怎麼?第一天認識我?
防務部事務官A:不是不是,只是有些突然……
代理人:三天。
代理人:給你們三天時間辦手續。
[代理人站起身,一撫披肩,頭也不回地朝正門走去。]
防務部事務官A:等等,代理人閣下……
代理人:怎麼,是想要對簿公堂嗎?
防務部事務官A:不是不是,我是說……
防務部事務官A:關於ARMS的改造……
代理人:讓航空研究所、學院還有製造工廠把圖紙、資料整理好提交給我,我自有安排。
防務部事務官A:好!好的!
[一聽連擦屁股的事兒都不用做了,事務官自然是喜出望外。]
防務部事務官A:真不愧是有雄才大略的代理人閣下!我立刻就回去安排!
[事務官捧著公文一溜煙兒就溜出了辦公室,那速度就像帶著兩隻裝著火箭的輪子一樣。]
[代理人看著一根套著西服的瘦竹竿飛也似地跑走的樣子,感覺又好氣又好笑。]

[等竹竿大老爺走了,代理人才出到走廊,來到了鐵娘子辦公室的房門前。]
[代理人手還沒有貼到門上,端莊的金髮淑女卻先打開了門,然後輕輕撲在了這位勇士的懷裡。]
代理人:噴火……
噴火Mk.Ⅰ:您辛苦了……
格蕾特:咳咳。
[對於眼前有些“過於熱情”的場景,老同志委婉地表達了自己的不悅。]
代理人:噴火,抱歉,我的胸口還有點痛。
[淑女會意地離開了代理人的懷抱,理了理自己稍顯凌亂的鬢髮。]
[而鐵娘子——她似乎一直在審閱文件,但當代理人的目光掃向她的時候,卻發現她正不動聲色地注視著自己。]
[她眨了眨眼,才不緊不慢地問道。]
格蕾特:你就這麼輕易地放他走了?
代理人:不然呢?
格蕾特:我以為你又打算到議會上去大鬧一場。
代理人:議會?為了“掀翻”一個考中了秀才、卻被投機主義迷惑了雙眼的草根?
格蕾特:小惡,不也是惡嗎?
代理人:然而在權力的體系裡面,這樣的人頂多是個自以為聰明的傻子。
代理人:多一個少一個……
格蕾特:“機器”仍會轉動。
格蕾特:於是……你又做了一樁虧本買賣?
[代理人尷尬地一笑。]
代理人:小事就不要在意了。
格蕾特:我就知道……
格蕾特:自己的問題,記得自己解決。
[鐵娘子哼了一聲,隨後把頭埋在卷宗裡,不再理會代理人。]
[代理人只得無奈地聳了聳肩。]

噴火Mk.Ⅰ:代理人,您的傷還沒好,還是先回醫務室休息吧。
代理人:別急,我還有位客人要接待。
[代理人扭頭看了看牆上的鐘。]
代理人:再坐個一刻鐘,她應該就會過來了……
噴火Mk.Ⅰ:……
代理人:咦?你突然撩我衣服做什麼?
噴火Mk.Ⅰ:啊,不是我……
[代理人又把視線扭回來,發現親愛的不高興書記官,正怒氣衝衝地檢查藏在那身維修會制服後的綁帶。]
代理人:你突然幹什麼!?
格蕾特:幹什麼?檢查一下綁帶的狀態,免得你一會兒死在辦公桌前。
代理人:你放心,沒問題的……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