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燼戰線:特殊劇情/撥弄羅盤的人II

來自萌娘文庫
跳轉至: 導航搜索

手機遊戲《灰燼戰線》2024年5月7日活動特殊劇情:真誠之心。作者:餘燼組(Embers Studio)

灰燼戰線:特殊劇情/撥弄羅盤的人I ◀︎ 灰燼戰線:特殊劇情/撥弄羅盤的人II ▶︎ 灰燼戰線:特殊劇情/撥弄羅盤的人III

[在經歷了一陣“歡愉的折騰”後,代理人清楚地聽見了樓梯上嗒嗒的腳步聲。]
[代理人從門頭探出頭去,看見來客正朝著自己的辦公室走去,趕緊手舞足蹈地招呼起來。]
代理人:尊敬的席琳女士,請過來這邊!好痛……
[聽見代理人的招呼,席琳才回頭走了過來。]
席琳:好傢伙,手舞足蹈的。看來你心情不錯,是把過來找你要人的傢伙狠狠地收拾了一頓?
代理人:那可沒有。堂堂白薔薇的防務大員,以後抬頭不見低頭見,我可不敢得罪。
席琳:那今天吹得是什麼風,不坐鎮主場,倒跑到隔壁大小姐的辦公室快活。
代理人:這不是變成傷員了嗎。
[代理人象徵性地抬了抬胳臂。]
代理人:剛才大小姐還在幫我“正骨”呢。
席琳:在外冷若寒冰,對內卻溫柔似水……嗎?
代理人:席琳老師,有些話可不能隨口亂說。
噴火Mk.Ⅰ:咳咳。
[不知從哪裡傳來了煞有介事的兩聲咳嗽。]
[就在這時,“大小姐”已經將茶點都在茶几上擺好了。]
席琳:嗯?你背後藏著的可人兒是誰?
噴火Mk.Ⅰ:席琳老師,好久不見。
席琳:原來是噴火小姐。怎麼?今天是要開什麼敘舊茶會嗎?
噴火Mk.Ⅰ:那也挺好,我也好久沒和席琳老師聊天了。
格蕾特:你們打算從哪裡聊起,從曾經席琳小姐觸碰到你的ARMS的那一瞬間開始嗎?
席琳:萊辛巴赫家的小姐真是“伶牙俐齒”——和傳聞中的一樣刻薄,哈哈。
代理人:希望您不要介意。
席琳:沒事,我知道她沒有惡意。
席琳:那事不宜遲,我們就趕緊說正事吧。
代理人:您不介意她們在場吧。
席琳:無妨,都不是外人。
[席琳說著給了噴火一個眼神,噴火心領神會地闔上了門。]

席琳:前情還需要我說嗎?
代理人:不用了,我已經掌握到詳細情況了,我們直接切入正題吧。
席琳:你還有其他探子吧。
代理人:嗯,這我得想想,到底是有,還是沒有呢……
席琳:哼,你這傢伙……按理說,我本來不經手這個項目,結果被你攪進來了……
代理人:抱歉抱歉,改日不嫌棄的話,我願用家宴招待。
席琳:你的“改日”,不知是多久去了。
席琳:好吧,總之,羅羅工廠已經確定不會再繼續生產現有型號的引擎了。
代理人:也就是說,她現有的ARMS已經沒法再量產了是吧。
席琳:是的。
代理人:引擎有其他的替代方案嗎?
席琳:有,但一方面是性能不太令人滿意,和預期水平可能會有一定差距;
席琳:另一方面,是基於現有引擎的設計案,估計要做大量的改動,改動後,還要重新試飛,會耗費大量的時間和資源。
代理人:這個作為替代方案的引擎是?
席琳:西德利工廠的Python引擎。
代理人:不會有研發中止的風險吧?
席琳:不會,他們已經在蘭開斯特身上完成了測試,會保持穩定的供應。這也是……唯一的好消息了。
代理人:設計改動的難度有評估過嗎?
席琳:很難說,因為我也沒有實際接觸過裝配Python引擎的測試機。
席琳:只有根據引擎數據先做一次整體的設計調整,等實際裝配上,測試以後再看看具體情況。
代理人:這個過程……大約需要多少時間呢?
席琳:說實話,我也不知道。按照以前的經驗,最快都要一到兩年……
代理人:一到兩年……
代理人:這等待也太過煎熬、太過漫長了。
席琳:不過,按如今工廠的生產效率,如果我們願意狠心做減法,犧牲一部分性能的話……兩到三個月,也不是不可能。
代理人:……
代理人:我明白了。
代理人:關於犧牲性能的問題,我會盡快和飛龍商定一個結果,然後告知你。
席琳:好,這是D老師給我的資料復件,你務必拿好。
代理人:好。
席琳:也是個命運多舛的孩子,聽D老師說,她在試飛的時候可沒有少受折磨。
代理人:我知道。
席琳:那我也就不久留了。畢竟,還有許多工作在等著我。
代理人:能者多勞,多保重。
噴火Mk.Ⅰ:來去匆匆,看來我們只得改日敘舊了,席琳老師。
席琳:哈哈,你的“改日”,又是何日呢?
噴火Mk.Ⅰ:總之……看到您身體健康,我就放心了。
[席琳跟格蕾特握了握手,給個噴火一個擁抱,又拍了拍代理人的肩膀,才離開了辦公室。]
[只是,向前擺臂的時候,那隻手,不小心撞到了代理人的胸口上。]
代理人:……好痛!

[入夜——]
[一陣警報聲將代理人從睡夢中驚醒。]
[本來只不過想看看席琳女士帶來的資料,沒想到緊繃的神經一鬆開,竟睡了過去。]
[噴火也在此時衝進了辦公室。]

噴火Mk.Ⅰ:不好了!飛龍逃走了。
[這彙報讓代理人感到有些錯亂。]
代理人:逃走?……是什麼意思?
噴火Mk.Ⅰ:抱歉,代理人……是我放鬆警惕了。我沒想到她會突然採取暴力手段……
代理人:暴力!?……你沒事吧?
噴火Mk.Ⅰ:我!?我倒是沒事,比起那個……
[叮鈴鈴——]
[辦公室的電話突然響了起來。]
代理人:喂?什麼事?
???:不好了!剛才有個DOLLS突然闖進了機庫,把飛龍那台破爛ARMS給開走了,我還沒修完呢……!
代理人:技師先生,您冷靜點,她往哪邊去了?
維修會技師:我看看……北邊……不對!南邊!
代理人:南邊!?你確定?
維修會技師:確定!
代理人:正南?偏西南還是東南?
維修會技師:東南!我還能看到她……可惡,鑽進雲裡去了。
[東南!?代理人有些頭暈。]
代理人:這個傢伙,連自己在什麼地方都不知道,連自己什麼狀況都搞不清楚,就像個無頭蒼蠅一樣亂竄!
噴火Mk.Ⅰ:您別動氣……這件事都是我的責任,我馬上裝備ARMS出擊,對她進行追跡。
代理人:……你趕緊出發吧。
噴火Mk.Ⅰ:好,要通知學聯啟用雷達嗎?
代理人:不,學聯不能知道這件事情。
噴火Mk.Ⅰ:那我多帶幾個同位體去。
代理人:不要帶太多……不要引起學聯注意,也不要引起居民恐慌。
代理人:去吧。
噴火Mk.Ⅰ:是。
代理人:……技師先生,您還在嗎?
維修會技師:我在。
代理人:噴火小姐過你那邊去了,具體情況的描述和指示就拜託你了。
維修會技師:哦哦,好的。
代理人:感謝。
[代理人掛斷了電話,坐到無線電報機前,向各前線駐地發起了電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