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燼戰線:特殊劇情/撥弄羅盤的人IV

來自萌娘文庫
跳轉至: 導航搜索

手機遊戲《灰燼戰線》2024年5月7日活動特殊劇情:真誠之心。作者:餘燼組(Embers Studio)

灰燼戰線:特殊劇情/撥弄羅盤的人III ◀︎ 灰燼戰線:特殊劇情/撥弄羅盤的人IV ▶︎ 灰燼戰線:特殊劇情/撥弄羅盤的人V

[正午,代理人辦公室——]
[一位從前線歸來、精神抖擻的戰士,和兩位從密林歸來、灰頭土臉的特種兵,正齊刷刷地站在代理人的辦公桌前。]
[兩位特種兵其中一位戴著破爛的半邊面具,靦腆地低著頭;另一位尷尬地笑著,手指不停卷著垂在肩上的頭髮。]
[而戰士則在一旁抱著一疊整齊的文書,有些疑惑地看著她們。]
百夫長:流星……
流星F:怎麼了?
百夫長:你頭上……好像長了一片蕁麻葉……
[流星剛把手抬到耳邊的高度,坐在沙發上的噴火已經站起身,幫她拍了拍腦袋;那片蕁麻葉乘著風盪漾著,緩緩地落到了地面上。]
[雖然踏上歸途之前急匆匆地換了套衣服,但下巴邊緣泥水的痕跡,指甲中的塵土和手背上的劃痕,終究是掩蓋不住。]
[代理人索性站起身來,用紙巾沾了點水,開始輕輕擦拭流星的肌膚。]
代理人:白薔薇的深閨淑女小姐也會把自己搞得這麼狼狽,這還真是不多見。
代理人:像是和災獸在草叢和泥地裡滾了幾圈。
流星F:隨便拿淑女開玩笑可談不上是有風度的行為,代理人。
代理人:從長久的壓抑之中得到自由的釋放,難道不是一件好事嗎?
流星F:我也不是隨隨便便就釋放……
代理人:總之,感謝你,流星。
代理人:幫大忙了。
流星F:您太客氣了。對了,電報機的維修……
代理人:我之後會安排I-16過去的。
流星F:好的,那我就安心了。
代理人:百夫長,你要不先坐一下,我先處理飛龍這邊的問題。
百夫長:可是戰況的報告……
代理人:稍後我會單獨做詳細安排。
百夫長:……我知道了。
[終於,代理人將目光轉向了本次事件的主角——“學聯的棄子”、“麻煩製造機”飛龍小姐。]
[少了半邊面具的她,已經沒有了之前的執拗與威風,反而像一隻垂頭喪氣的小貓一般,耷拉著耳朵,乖乖接受#NAME的訓話。]
代理人:深夜出逃的感覺如何?飛龍小姐。是不是有一種放浪不羈的年輕人偷走了別家門口的哈雷飛馳在康莊大道上的快感?
代理人:累計毀掉一台ARMS,擊傷兩位前輩,打斷代理人三根肋骨……
[代理人撇了撇嘴。]
代理人:不錯的戰績。
流星F:您怎麼知道……?
代理人:看你手上的傷就知道了……你別告訴我是貓抓的。
[是隻兇猛的大貓,流星小聲嘀咕道。]
流星F:但……其實是我先動手的。
代理人:我們的大家閨秀還會動手打人?這還真是稀奇。
流星F:被你發配到深山老林裡,都快成野人了,哪還有什麼矜持。
代理人:是是是,都是我不好。
流星F:而且,雖說是迫不得已……
[流星站起身,對著飛龍鞠了一躬。]
流星F:對於辱罵了你父親的事,我真誠地向你致歉……
[面對前輩鄭重的道歉禮,之前還桀驁不馴的飛龍,此時卻顯得有些侷促和惶恐。]
[她手足無措了一會兒,才趕忙躬下了身。]
飛龍:是我失言在先……我才該向您道歉,向學聯的各位前輩道歉,向代理人道歉……
[飛龍開始原地轉起了圈,一邊轉一邊鞠躬。]
代理人:好啦好啦,道歉大會我們之後再開,好吧?
流星F:……我當時還想,如果碰巧沒戳中她的痛處,總之就先把她五花大綁帶回來,讓您來想辦法拯救一下這位“失足少女”。
流星F:只是沒想到,您原來已經被她“教訓”過了。
[流星說著還附上了一個爽朗的笑容。]
代理人:別笑啦。
代理人:來吧,飛龍小姐。讓我聽聽你的解釋吧。
飛龍:……沒什麼特別好解釋的。
飛龍:只剩殘肢斷臂的士兵,比起苟活下去,更願意死在戰場上,僅此而已。
飛龍:百夫長前輩和噴火前輩奮力將我救出來,我很感謝她們,但同時也埋怨她們。
飛龍:要是放著我不管,讓我死在那兒就好了……
飛龍:之前我一直都是這樣想的,於是……
代理人:我不是要你解釋出逃的“理由”。
代理人:這樣,我換個問法。
代理人:你是怎麼知道他們的“計劃”的?
飛龍:……?
飛龍:他們的“計劃”……是指什麼?
[她真不知道?代理人忽然感覺有些納悶。]
代理人:你不知道“計劃”,怎麼能篤定自己會被送進榮軍院?
飛龍:那是因為……我聽到了父親和他們的爭吵……
代理人:……是D老師?
[飛龍點了點頭。]
飛龍:父親說我的ARMS還需要進一步調整和實驗,還不能投入量產,可是那個技術官說,現在的ARMS已經足夠穩定,足以應對戰場需要……
飛龍:然後又說什麼是難得的機會,如果案例成功,就能拿到預算,佔得先機……
飛龍:我聽到父親吼了一句“你們是想毀了她嗎”。
飛龍:然後,他就氣沖沖地離開了。
飛龍:從那之後,我就再沒有見到過他。
飛龍:後來,他們告訴說第一批只有二十個同位體和我一起奔赴戰場的時候,我其實也有些疑惑……
飛龍:但是,服從命令是我的天職,殲滅災獸是我的使命……
飛龍:縱使前面是萬丈深淵,只要一聲令下,我也將一往無前。
飛龍:在我臨走的時候,他們告訴我第二批ARMS會在三天內生產完畢,並和同位體一起送到前線駐地,屆時會通知我調取。
飛龍:然而,我等了三天、五天,到第七天,沒有等到通知,沒有可供調動的同位體,更也沒有看到支援部隊的蹤影……
流星F:二十個同位體……在活性化區域,足足支撐了七天!?
百夫長:真是不可思議……
飛龍:後來的事情,我也記得不是很清楚了……我記得會飛的石頭一層層的包裹上來,敲碎一塊,又湧上來四五塊,無窮無盡……
飛龍:之後,我也許是被光線擊落了,又也許是受到了哪塊石頭的重擊……
飛龍:當我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躺在一張椅子上,被許多纜線束縛了身體……
飛龍:然後……
代理人:……就不由分說地打斷了我的肋骨。
飛龍:我……真的很抱歉。當時我的腦子裡一片混亂……
飛龍:在學聯的時候,那些大人物總是說,如果你這麼沒用,就把你送到榮軍院,和那些廢物呆在一起……
飛龍:於是我就想,這次應該是擺脫不了這樣的命運了……
百夫長:……
流星F:……
噴火Mk.Ⅰ:……
代理人:這麼多年了,他們還是改不了骨子裡的傲慢。
代理人:他們把流血流汗的捍衛者們,當作玩具玩樂,當作動物看待……
代理人:卻不曾想自己雖穿著堂堂的衣冠,皮囊下,卻還是猙獰的禽獸。
飛龍:……
代理人:對了,有件東西我要轉交給你。
[代理人打開資料櫃,麻利地敲開了最上層一個隱藏的暗盒,將一個嶄新的文件袋取出來,從裡邊掏出一個信封,又把文件袋封好,放回了原處。]
[接著,代理人把這個不起眼的、看起來有些素樸的信封交到了飛龍手裡。]
代理人:讀讀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