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燼戰線:特殊劇情/真誠之心I

來自萌娘文庫
跳轉至: 導航搜索

手機遊戲《灰燼戰線》2024年5月7日活動特殊劇情:真誠之心。作者:餘燼組(Embers Studio)

灰燼戰線:特殊劇情/撥弄羅盤的人V ◀︎ 灰燼戰線:特殊劇情/真誠之心I ▶︎ 灰燼戰線:特殊劇情/真誠之心II

[三個月後——]
[由於凱靈利礦區DOLLS調遣策略的失誤,活性化的災獸形成了集群,嚴重威脅到了森丘深處的前線駐地、臨近礦區及部分研究設施。]
[根據學聯重要媒體“每日電訊”的新聞披露——]
[在整個凱靈利事件中,防務部相關負責人在DOLLS的撤換、調遣等問題上存在重大的決策失當;]
[並且,據知情人士爆料,在ARMS及ARMS配件的研發、生產、返修過程中,極有可能存在資金挪用、虛報造價等現象;]
[目前,警察機構正配合有關部門對該事件進行全面調查……]
格蕾特:您這不是多此一舉嗎?
格蕾特:這筆賬到頭來,還是會記在您的頭上的。
代理人:不礙事。
代理人:反正視我為眼中釘的人,也不差那麼一兩個。
格蕾特:只要您到時候不要讓我為您擦屁股就行。
格蕾特:還有,辦公的時候不要喝酒。
代理人:小酌無妨。
代理人:你也來一杯如何?
代理人:就當是為明天盛大的邊境反擊戰獻上勝利的祝杯好了。

[唐卡斯特防線,前線駐地附近——]
[在被山丘和樹林包圍的一片開闊地上,白薔薇的堅盾——百夫長已經拉開縱深,準備正面迎敵。]
[而在這些鋼鐵巨盾的身後,AEC AC正零散地排布在陣列中,準備伺機而動。]
[後方、側方的山丘上,阿喀琉斯和執事正在靜靜地等待敵人入甕——]
[DOLLS已經不知道多久沒有在邊境擺出這樣的陣勢了。]
[而懸浮在空中的普羅米修斯就像一座巨大的燈塔,將這場即將開幕的歌劇的規模渲染得更加宏大了起來。]
[此時,駐紮在後方基地準備出戰的噴火、流星、格鬥士、賊鷗和飛龍,正在進行出陣前的最後調整。]
噴火Mk.Ⅰ:飛龍,新ARMS適應了嗎?
飛龍:說實話,還沒有完全適應。
噴火Mk.Ⅰ:別緊張,按你演習時的感覺飛就好。
流星F:她昨晚根本沒睡,帶著幾個同位體在訓練場折騰了好久。
噴火Mk.Ⅰ:……
飛龍:實在睡不著,所以乾脆起來訓練了。
流星F:你這段時間練得也太多了……
飛龍:勤能補拙嘛。
噴火Mk.Ⅰ:有時候練得太久,反而容易練出壞習慣,你一天練多少時間?
飛龍:一天18個小時左右吧……
流星F:……
噴火Mk.Ⅰ:……
流星F:今天出戰……你還是不要太勉強自己……
噴火Mk.Ⅰ:……任何情況,保持冷靜就好。
噴火Mk.Ⅰ:必要的時候,我和流星會給予你足夠的支援。
飛龍:我明白了。

[天突然陰沉了下來。]
[形狀怪異的巨巖披著一襲妖嬈的紫紅,從雲層間緩緩降下,與閃著藍綠熒光的邪獸一同,將泛白的天際染成了詭異的顏色;]
[而悄無聲息的大地,此時也如被猛烈敲擊的鼓面般震顫了起來。]
[起飛指揮員毫不猶豫地釋出了出擊信號。]
噴火Mk.Ⅰ:奪取勝利的利刃,噴火,出擊!
流星F:引擎點火,流星F,出擊!
格鬥士:大敵當前,唯有責任,格鬥士,出擊!
飛龍:飛龍出擊,誓破敵寇!
賊鷗:別慌,聽清指令再行動,新人。賊鷗,出擊!
[不一會兒,空中和地面的DOLLS,就形成了高低有致的立體陣列,像一面高牆般,擋在了通往City的第一道防線上。]
[整個世界,彷彿只剩下呼嘯的風、大地的震顫和引擎的轟鳴。]
[在這微妙的“沉默”中,大戰一觸即發。]
[突然,從高空劃下一道穿雲的光箭,炸開的地面瞬間化作飄散漫天的粉塵。]
[而這一發華麗的禮炮,也正是戰事的大幕拉開的信號——]
[前方誘敵的AMR 35鑽出煙霧,向本陣全力衝刺,接著忽然在陣前散開——]

AMR35:可惡,消耗了我好幾個同位體……
AMR35:姐妹們,好好教訓她們!
百夫長:就是現在——射擊!
[76mm AT M7、QF 6 Mk.I、QF 20的炮口噴出耀眼的火舌,遠處的災獸群中瞬間炸開了絢爛的焰火;]
[幾隻紫水晶的腿斷裂開來,即刻癱倒在了地面上。]
[但後續的災獸大軍彷彿什麼也沒發生一般,踩著它們尚在活動的身體,繼續向前推進;]
[而一群方石英和綠螢石從巨石的縫隙中鑽了出來,一邊噴吐著光束,一邊朝著DOLLS構築的陣地奔襲而來。]
百夫長:是方石英和綠螢石,AEC AC!該你出場了!
AEC AC Mk.Ⅰ:我看到它們了!AMR 35,還有力氣的話就跟著一起上!
AMR35:不用你說我也知道!真是愛使喚人的傢伙……
AMR35:喂!你也衝得太快了!
[AEC AC小隊像被擲出的標槍一般,在一道道光束中穿梭;]
[衝在最前方的方石英核心還在重新聚能,卻沒想到AEC AC已經衝到了跟前;]
[那高高揚起的披風如一道黑色的幕布,待幕布落下之時,銀色的劍芒已劃過方石英的身體,幾面小小的“盾”頓時碎裂開來。]
[緊接著,AMR35也與災獸短兵相接,開始了激烈的白刃戰,而身後的百夫長的第一陣列,也切換形態頂了上來。]
[方才還此起彼伏的炮火聲,瞬間被喧天的喊殺聲所覆蓋。]
AEC AC Mk.Ⅰ:AMR35,你怎麼切到中型災獸那邊去了,快撤回來!集中消滅輕型災獸!
AMR35:我知道!……可是我的ARMS不聽使喚……
AEC AC Mk.Ⅰ:放棄那個同位體!趕緊撤……
[話音未落,紫水晶已經抬起前肢,向AMR35踩了下去。]
AEC AC Mk.Ⅰ:可惡!
[AEC AC對著面前的方石英胡亂招架了一番,扭頭衝向AMR35,以最快的速度抬起炮管,對準紫水晶的腳就是一炮。]
AEC AC Mk.Ⅰ:快撤!
[紫水晶微微晃動了一下,似乎是看向了炮擊的方向,頭上開始閃爍光點——她知道光線即將向她襲來。]
[對準她的光線,她絲毫不用擔心,在這個大傢伙蓄能的時候,她甚至可以順手再幹掉一隻石英。]
[但關鍵是,光線會對一定的範圍造成破壞,所以,她必須重新調動同位體,佈置陣型。]
[或者……]
AEC AC Mk.Ⅰ:AMR35……!
AMR35:什麼……!?
[或者直接——]
AEC GC 執事:——幹掉它。
[一發炮彈精準地命中紫水晶發光的頭顱,引發了劇烈的爆炸,它搖晃了幾下,身上的紫色光芒漸漸黯淡了下來。]
[執事嘆了口氣。]
AEC GC 執事:(……真是個讓人不省心的妹妹。)
AMR35:剛才你說什麼!?
[AEC AC回望了一眼後方的山丘。]
AEC AC Mk.Ⅰ:……
AEC AC Mk.Ⅰ:專心消滅敵人!不要東張西望!
AMR35:……哈!?這還用你說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