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燼戰線:特殊劇情/真誠之心III

來自萌娘文庫
跳轉至: 導航搜索

手機遊戲《灰燼戰線》2024年5月7日活動特殊劇情:真誠之心。作者:餘燼組(Embers Studio)

灰燼戰線:特殊劇情/真誠之心II ◀︎ 灰燼戰線:特殊劇情/真誠之心III ▶︎ 灰燼戰線:特殊劇情/真誠之心IV

[飛龍在空中親眼目睹了地面上慘烈的一幕,她心急如焚。]
[如果阿喀琉斯的火力擋不住黑曜岩的推進,也無法解決藏在黑曜岩身後的長石的話,百夫長堅守的地面陣地就會完全暴露在敵人的炮火下。]
[而哪怕是作為白薔薇最強之盾的百夫長,在光束和震波的輪番洗禮下,最終的命運,也必然是灰飛煙滅。]
[她鼓足勇氣,剛要請纓出戰,無線通話機卻突然響了起來。]
賊鷗:飛龍飛龍,收到請回話!
[飛龍內心忽地有那麼一絲雀躍,她知道,輪到她貢獻力量的時候到了;]
[然而,她很快又冷靜了下來,她知道,那是一件艱鉅的任務。]
飛龍:飛龍收到,請指示。
賊鷗:立即對敵後方陣地展開突襲,從敵軍東側切入,直擊敵方目標流螢黑曜岩,收到請回復。
飛龍:……我有問題。
賊鷗:趕緊說!
飛龍:從東側切入,是說迂迴作戰的意思嗎?
賊鷗:你有什麼異議嗎?
飛龍:我有異議。我建議直接向敵方目標發起突擊。
賊鷗:你瘋……?說明理由。
飛龍:第一,目前敵我空中單位在高空鏖戰,敵方低空防禦薄弱,我可以從低空迅速切入,直搗黃龍;
飛龍:第二,可以迅速吸引敵方火力,從而有效配合和掩護地面部隊作戰。
賊鷗:你機動性那麼差,吸引敵方火力不是白白送死嗎?
飛龍:我機動很差,但是,我的速度很快。
賊鷗:……
飛龍:請您相信我,我能做得到!
[突然,賊鷗的無線電中接入了另外一個信號。]
代理人:讓她去吧。
賊鷗:代理人?……但我還是要說,這太冒險了。
代理人:沒事,讓她去吧。就算她失敗了,我也還留有後手。
賊鷗:我是怕……她會變得像我……
代理人:我知道你的擔心,沒事的。
代理人:命令,由你來下達。
賊鷗:……我知道了。
賊鷗:飛龍,變更攻擊計劃,從低空1點方向向目標發起進攻,不要進行空中纏鬥,直擊目標。收到請回復。
飛龍:飛龍收到!一定不辱使命!
代理人:飛龍,你能聽到嗎?
飛龍:我能聽到,代理人。
代理人:記得你演習時的最後一項目標嗎?
飛龍:記得。
代理人:就照那樣去做,明白嗎?
飛龍:明白。
代理人:祝你好運。
飛龍:嗯。
[飛龍彷彿是對著空氣點了點頭,接著往下一鑽,一個加速,朝著災獸的後方徑直撲去。]
[賊鷗轉身擊墜了一隻榍石,又望向了飛龍——她多少還是有點擔心。]
[然而,令她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她發現飛龍在下降,還在下降,下降到幾乎超出了她對低空理解的範疇。]
[是失速了嗎!?但她沒有旋轉;那是動力出問題了!?但她還在向前高速飛行。]
賊鷗:飛龍!你在做什麼!?你高度太低了!
賊鷗:重複!飛龍,你一部分同位體飛行高度太低!立即爬升!收到請回復!
飛龍:……
飛龍:報告!目前同位體高度530,目標高度70,高度520、510……
賊鷗:7、70!?你瘋了嗎?我現在命令你,立即爬升!
飛龍:抱歉……
飛龍:我拒絕!
飛龍:請您相信我!
賊鷗:你……!
[賊鷗剛準備加速去追,卻被流星一把抓住了。]
賊鷗:流星,你幹什麼?
流星F:讓那孩子去吧。
流星F:她那套動作,我在她訓練中已經看過無數次了。
流星F:我知道她要幹什麼。
流星F:拜託了……
賊鷗:……

[此時,地面戰場——]
百夫長:趕緊後撤,快!快!
AEC GC 執事:彈藥殘量估計支撐不了多長時間了。
百夫長:我知道,我會放一個小隊頂上去,多少能為大家爭取點時間。
AEC GC 執事:要呼叫代理人支援嗎?
百夫長:如果那群黑曜岩處理不掉的話……
[忽然,數十個黑點從眾DOLLS的頭上呼嘯而過,掀起了一陣疾風,將林木的“衣裝”吹得嘩嘩作響。]
[眾人還以為是從天而降的隕火,抬頭循著軌跡望去,才分辨出竟然是她們的同伴——]
[她們正貼著巨巖的頭頂,穿過灰暗邪獸們的陣列,一路朝後方奔襲而去。]
[而還有一部分“她們”,在這些“極限飛行愛好者”們的上方更高一些的空中,跟著他們一起飛行。]
百夫長:飛龍!?那些同位體飛那麼低是要……
[百夫長的腦海中突然浮現了什麼。]
百夫長:阿喀琉斯!立刻停止炮擊!阿喀琉斯!立刻停止炮擊!收到請回復!
阿喀琉斯:你……你是在小看我,覺得我幹不掉這些傢伙嗎?
百夫長:有緊急情況!立即停止炮擊!
[就在百夫長呼叫的時候,後側的山丘上又射出一排炮彈。]
百夫長:……
百夫長:阿喀琉斯,我命令你立刻停止炮擊!否則我將會在這次的作戰報告中完整記錄你的抗命行為,聽懂了嗎!?
[對面沒有回答,但是炮火倒消停了下來。]
百夫長:……攻擊目標變更為歪長石。隨時等待後續命令。
阿喀琉斯:……知道了。
[無線電中扭捏的聲音清晰地表達出了她有多麼地勉為其難。]
[百夫長無奈地嘆了一口氣,將無線電接給了下一名同伴。]
百夫長:執事,攻擊目標變更,請集中攻擊敵方中型災獸群。
AEC GC 執事:收到。立即執行命令。
百夫長:AEC AC、AMR35,請一邊後撤一邊向敵方小型災獸群還擊,保持距離500。
AEC AC Mk.Ⅰ:收到!
AMR35:收到!

[另一邊,飛龍小隊正高速接近那些“刀槍不入”的黑曜岩。]
[地面的災獸呆呆地看著她們,它們可能從來沒有想過,區區一隊羸弱的航空DOLLS,竟敢如此肆無忌憚地在石制的“樓宇”間穿行。]
[而這個時候,在低空遊弋的幾隻紫蘇輝石才終於反應了過來,奮力追趕起了銀髮的武者。]
[然而,一切都已經太遲了。]
[飛龍看到了那群怪物。]
[她再次下降了高度。]
[那群長著邪惡犄角的礦石巨獸,比它想像得更加龐大、臃腫,像一座奇峰,鎮座在大地之上。]
[它抬起頭,仰視這渺小的飛蟲;]
[她低下頭,俯視這龐然的邪物;]
[它似乎也沒有嘲笑這蚍蜉撼樹的渺小,只是緩緩張開了它背部的“巨口”,它的“巨口”,比飛龍想像得還要深邃。]
[“深淵”的底部漸漸亮了起來。]
[那是噴湧的能量。]
[即便在空中,飛龍已經能感受到那彷彿能熔化一切的高熱。]
飛龍:——就是現在!
[之前那些飛得稍高的同位體一個加速,徑直俯衝了下來,搶到了低空同位體的身前,搶在光束射出之前,把掛載的炸彈全部精準地塞進了“深淵”的底部。]
[炸彈帶著底部積蓄的熱能一同炸裂,迸散的熱能瞬間吞噬了幾個沒來得及爬升的同位體;]
[然而,那帶著“絕對防壁”的巨獸發出的絕望哀號,卻是真真切切的。]
[接著,更不可思議的一幕出現了。]
[低空的飛龍同位體突然抽出腰間的長刀,瞄準了它藏在犄角後的頭部。]
飛龍:惡——
飛龍:即——
飛龍:斬——!
[飛龍一個加速,用那長長的刀刃揮出了一道半圓形的流光,切入了它眼睛上方的頭殼。]
[時間彷彿停滯了一般。]
[五秒鐘後。]
[那邪惡的犄角、帶著黯淡的眼,從一個完美的切面上,緩緩滑落了下來。]
[那山巒般的巨體重重地坍落在了地面上,開始緩緩降解。]

百夫長:阿喀琉斯!
阿喀琉斯:你們……這些該死的石頭!哇啊啊啊!
[露出頭皮的歪長石,此時就像是從洞裡鑽出的老鼠,被穿甲彈活活打成了篩子。]
[而失去了強大火力的威懾,剩下的災獸不過是秋風中的落葉,在百夫長一行的反擊下,潰不成軍。]
[遠處的空中。]
[實在忍不住想要前去支援的賊鷗和一直在“捕捉”敵人的格鬥士完整地觀看了巨獸崩塌的整個過程。]
[格鬥士看了看手中的劍,又看了看完全歸於沉寂的黑曜岩,若有所思地自言自語道。]
格鬥士:她究竟,是怎麼做到的……

[經過了一整天的廝殺,唐卡斯特防禦戰終於結束了。]
[雖然除了遭受震波直擊的AEC AC和AMR35的同位體遭受了相對較大的損失外,其他DOLLS都只有少量的損耗;]
[但從過程來說,這無疑是一場險勝。]
[因此,儘管獲得了勝利,DOLLS的臉上,卻只有無力與疲憊。]
[被流螢黑曜岩死死掐住脖頸的感覺。]
[沒有什麼比這更有挫敗感的了。]
[遍佈陰霾的天空雷聲大作。]
[不一會兒,天上就落下了鏽紅色的雨。]
[然而,DOLLS還坐在戰場上,坐在同伴的同位體的殘骸邊,不肯離去]
代理人:都給我抬起頭來!
[那聲驚雷,比雲層間電流的碰撞聲更加響亮。]
代理人:你們經歷了苦戰,用自己的雙手贏得了勝利,有什麼好垂頭喪氣的!
代理人:決策、情勢應對、戰場損失,那是我該反省的問題。
代理人:你們只要盡全力戰鬥了,你們就已經完成了你們的使命。
代理人:所以,抬起頭來。
代理人:高唱著凱歌。
代理人:我們回City。
[DOLLS們這才一個個站起身來。]
[代理人為她們擦淨臉上的泥水,她們將和普羅米修斯號一同踏上歸途。]
[然而,只有飛龍,還靜靜地站在雨中,站在災獸的殘骸上,獨自望著天空。]
代理人:你還在思考什麼,英雄小姐。
飛龍:沒什麼。
飛龍:……我只是,有些壓抑不住自己的興奮。
[她看了看自己的雙手,那雙手,還在微微地顫抖。]

飛龍:苦痛與死亡,今後也會以另外一種形式,一直伴隨著我吧。
飛龍:但是……
飛龍:能和同伴一同戰鬥,能為了同伴而戰鬥……
飛龍:這一刻,我才真正地感覺到……
飛龍:我原來,不是一個過客。
飛龍:我原來,正存在於此。
代理人:……不僅僅是被人需要……
代理人:存在,還有很多意義。
代理人:而這些意義,需要你自己去想……
代理人:用你的心去找尋。
飛龍:用心……
[她用手輕輕摸了摸胸口。]
[那兒一片寧靜。]
[然而,她從未感受過,如此的寧靜。]